昨天和今天分别是姑父和妈妈的六十岁生日,全家人免不了聚集在一起热闹了一番。这个世界上常有很多巧合给人意外的惊喜,就像我的姑父和我上的是同一所小学,和我爸爸同一所中学,却又在我妈妈工作的学校念完大学,所谓缘分也不过如此吧。

  六十为一甲子,于谁都是个重要的日子,却因为一单生意的收尾工作,而要劳妈妈去杭州出差,虽有热心的五婶作陪,我也终究心下歉然,好在一切还算顺利,6点多的时候妈妈打来电话,说火车已到上海,于是按她老人家的意愿定下了南华火锅的座位,一家三口加上五婶,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60岁寿宴。

  爸爸今天明显减少了往日里泛滥的牢骚,妈妈的心情也格外舒畅,我不知道她童年的苦难如今得到了多大的补偿,只是看着她的笑容而多少感到欣慰。火锅城里座无虚席,身穿制服的侍者穿梭忙碌着。妈妈是个有着深厚忧患意识的人,对所有的不幸都特别的敏感。她看着那些几乎操劳了一整天,面带倦容的侍者,不无感慨地说:“我们这样的客人可以如此快乐地享受美食和团圆,看在这些背井离乡打工,为糊口谋生而挣扎的服务员眼里,他们的内心该有怎样的落差呀。”我看着往来的侍者们,心情便也渐渐沉重起来了。

Recommended Posts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