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
来源Let’s hear it for the under-appreciated heroes of 2010
译者两只老虎

2010年我们忽略了哪些人?在一周24小时不间断的新闻演播中,大吸观众眼球的是嘎嘎小姐肉礼服之类的过眼即忘的新闻快餐,而那些真正改变世界的人的消息却常常被碾没。在今年的最后几天,让我们回顾几个值得我们更多关注的人。

被忽略的第一人布拉德利•曼宁Bradley Manning)。当我们都在关注朱利安•阿桑格时,这个真正泄露了机密文件的年轻美国士兵的故事却几乎被忽视。而当提及到曼宁时,他被描述成一个浮躁、愤怒的孩子,他是为了“斗气”或“发脾气”而把文件下载到光盘上并泄露出去的。

以下是到底发生了什么。曼宁刚满18岁就签约参军,他相信他将保护并捍卫自己的祖国和自由。他很快发现自己被派到伊拉克,在那里,他被命令搜捕并移交伊拉克平民给美国的伊拉克新盟友,他能看到这些新盟友用电动钻和其他工具折磨那些平民。而许多平民唯一的“罪行”是对美国占领或新统治者的做法写了“学术性的批评文章”。曼宁知道,根据美国、伊拉克的法律和国际法,酷行是一种犯罪,于是他向他的军事主管解释了发生的事情。他被告知闭嘴,回去接着抓伊拉克人。

曼宁必须选择是与这些暴行同流合污,还是拒绝合作。在21岁时,他做出了一个勇敢的选择——把普遍的人权放在自己的利益之上。他发现了揭露美国掩盖1.5万伊拉克人死亡以及美国有政策让被扶植的伊拉克掌权者实施酷刑的军事机密文件——曼宁认定,他在道义上有义务把这些文件展示给美国人民。为防止折磨并滥杀无辜的重大犯罪,曼宁犯了泄露证据的轻罪。他已经被单独监禁了七个月——这种惩罚导致许多被关押者发疯,美国国家监狱委员会称之为“折磨”。他将被判处至少80年监禁。而那些允许酷刑的人却不会受到任何处罚。

曼宁的决定不是因为“发脾气”——这是2010年对正义和自由最令人钦佩的行为之一。我们现在必须站在他一边,并确保他不被遗忘。要了解如何支持曼宁,请点击这里

被忽略的第二人埃伦•约翰逊-瑟利夫Ellen Johnson-Sirleaf)。经常出现在我们电视屏幕上的唯一一个的非洲领导人是精神病患者罗伯特•穆加贝,他咆哮着传递着失效和绝望的信息。我们很少听到他的对立面的消息。2005年,利比里亚的妇女把她们的婴儿绑在背上,集体上街,选出了非洲第一位民选女总统。埃伦•约翰逊-瑟利夫是一位62岁的祖母,她多次被利比里亚的独裁者扔进监狱,就因为她要求民主。当利比里亚遭受了14年内战和独裁者掠夺后一败涂地时,她闪亮登场——她说,终于,她将确保利比里亚国家尊从其人民的意愿。

在一遍讥讽声中,她做到了。她首次恢复了1992年后中断的电力。她使在校学生人数增加了40%。首次引进了制裁强奸犯的刑期。现在,她正在一场完全公开、有竞争的选举中竞选连任。我看着她,想到我在非洲道路边上看到的所有妇女,她们驼着的背上背负着不堪承受的重物——我知道当她们最终获得权利,她们将能取得怎样的成就。

被忽略的第三人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 2010年,由财团和超级富翁对美国民主的劫持几近完成。在美国,几乎没有参选政客不向富有者乞求庞大的竞选资金—— 如此一来,在他们当选后,就必须为富人,而不是普通美国人的利益服务。你随处可见权钱交易的结果。在经济衰退时,对百万富翁和亿万富翁有大规模的减税——而对最贫困的美国人则进行加税。比尔•盖茨的税减少了;而一个在寒冷的房车宿地居住,也没有医疗保健的家庭却要付更多的税。当学校和穷人的开支被大幅削减时,对大公司的馈赠则丰厚不已,奥巴马政府和共和党政府都这么做 ——他们都接受同一拨富人的腐败钱财。

不过,有一位美国政治家比起其他任何政治家,更表现出在美国,仍然可以有一个不同的、民主的从政方式。伯尼•桑德斯在2006年与该州最富有的人对垒,并以65%的选票当选为佛蒙特州的独立的社会主义参议员。他拒绝大财阀的资金,转而向普通民众筹款——他承诺要维护普通人的利益,反抗剥夺民众权利的那些势力,他最终胜出。

伯尼•桑德斯甚至赢得了他所在州的最保守人士对他自称的社会主义议程的支持,他告诉他们:“保守的共和党人没有医疗保健。保守的共和党人付不起孩子的大学学费。保守的共和党人正在失去自己的工作,因为我们的高收入工作转到了中国。你需要有人站出来,保护你的经济福祉。看,我们不会在每一个问题上都持一致看法,这是肯定的。但是,不要投票反对你自己的利益。我真的不介意百万富翁投反对票反对我。他们或许应该反对我。但对于劳动人民,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在假民粹主义的茶会地点,他提出真正的民粹主义。在办公室里,他言行一致。他一直在要求一个真正的医疗保健协议,他一直在试图结束美国灾难性的,制造圣战的种种战争,他通过在美国参议院站九个小时以试图阻挠奥巴马出卖自己的原则和人民,美国人的想像力就这么被他吸引住了。这是民主应有的样子。

被忽略的第四种人反抗的沙特阿拉伯妇女。象娃洁哈•阿里-胡瓦底尔(Wajeha Al-Huwaider)那样的妇女在反抗没有男性“监护人”的许可不得开车、在公开场合露脸,甚至不能看病的暴政。沙特的大街小巷被执行伊斯兰教法的黑衣男子监管起来,抽打任何敢于表达任何自由意志的妇女。沙特妇女所受的对待就象伊朗妇女的遭遇一样可怕——只是由于她们的压迫者是我们政府的盟友,而不是我们政府的敌人,所以你听不到什么她们的消息。阿里-胡瓦底尔指出,她的姐妹们正在反击,并因此遭到殴打和鞭笞,她问到:“为什么这几百万妇女的哭声没人听到,为什么世界其他地方的人没有作出回应?”

被忽略的第五种人真正的N’avi。印度卡拉韩地的人们看到了电影《阿凡达》,觉得这是在讲他们的故事。他们平静居住了数千年的土地——他们把这里看成神圣之地——正遭到西方韦丹塔铝土矿开采公司的破坏和掠夺,这个公司的大股东住在伦敦上流住宅区的豪宅里。当地示威者遭到恐吓——例如,在大赦国际记录的一个案例中,示威者被当地武装分子绑架并拷打。但当地人没有放弃。他们呼吁国际社会团结,因此,在伦敦的韦丹塔会议被扮成N’avi族的人包围起来。印度政府终于对各方各作的民主压力作出回应,认同该公司的行动“完全蔑视法律。”真实的N’avi族赢了。他们保住了自己的土地。

在2011年,我们都能从不听细琐、尖叫的花边消息,转而关注象以上这些更真实的人的新闻中受益——这样,我们可以有点像他们。

Recommended Posts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