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凌晨两点从工作室回家,喧闹的城市此刻万籁寂静,路上空无一人,只有地上自己的影子陪伴着,随着脚步的移动,身影越拉越长,又渐渐虚无,在下一盏街灯到来时周而复始。想起三年前几乎三天两头在这样的深夜带着一天的疲倦归巢,一切仿佛就在眼前,刚刚发生过一样,回忆总是把时间抽空,让现在的我有一些失落和慌张。

  没睡几个小时,就要起身去Intel位于闵行紫竹科学园区的研发中心了,旧同事提醒我路很远,我翻了好几遍地图,居然没有找到地址所在道路的位置,只好打电话问明了行车路线,便匆匆上路,市内的高架道路照例拥堵,不过在出了市区之后,一切便豁然开朗起来,莲花南路的边上不断是荒弃的农田和建设中的工地,城市化的进程像瘟疫一样吞没着曾经美丽的江南水乡。像普通话一样通行无阻的普通化楼房,如同驱逐方言一样,渐渐把每一处地方的特色从地壳上剥离开去,留下一片不知所谓的繁荣。

  不到两个小时的行程之后,我终于来到了Intel在科学园区新建的建筑前,和柯达在金桥的技术中心一样,我非常喜欢科学园区里宜人的建筑尺度,这是CBD再豪华的写字楼也不具备的东西。在满是电路板和机器的实验室,回想起了在Acer的时光,类似的环境,让人亲切地觉得离科技是如此的接近。怀着久违的兴奋心情,几乎花了一整天讨论项目设计的方案和细节,到离开的时候,竟有些依依不舍了。

  周末回家的路程是一场噩梦,微笑调频的广播节目丝毫不能打发两个半小时在拥堵的车流中不断踩着离合器、油门和刹车的疲劳,真后悔没在Intel食堂内的超市里买瓶饮料带着,六点三刻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更新DKP,晚上公会里的老少爷们都指着这个分赃呢,然后吃过晚饭,就再也不想动弹了。

……

  昨天出门回家忘了带钥匙,只好在楼下坐等爸爸妈妈的归来,门口十米开外就是一座凉亭,可是几年来我竟从没在里面呆过,今天头一回悠闲地倚着柱子坐在长凳上,温暖的阳光晒在身上,看着凉亭边的水池里,几尾小鱼在互相追逐嬉戏,说不出的惬意,只是水面上的烟蒂和红双喜的烟盒有点煞风景。

  好不容易看到老爸回来,真是大救星。电梯里另有一对母子,电梯门关上的时候不知出了什么故障,忽然楼层显示屏上的数字不见了,电梯忽上忽下自说自话地运行了半分钟,才恢复了正常,稳稳地开始上升。

  年轻的母亲抓住机会问孩子:“电梯出了问题应该怎么办呀?”
  五六岁大的小男孩不加思索地指着电梯里的对讲机回答:“打电话呀。”
  母亲却不依不饶:“还有呢?”
  小男孩歪着脑袋想了一下,说:“按警铃!”
  “还有呢?……”

  难道还有?这回连我答不上来了,好在我家的楼层到了,这么难的问题还是留给未来的小天才吧。 

Recommended Posts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