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越南股市的企稳反弹,我们的股市终于以年初以来54%的跌幅“傲视全球”,而相比最高点更是下跌超过了6成,这对于一年前大唱赞歌的人们来说实在是莫大的讽刺。

  证券分析师大概是世上最滑头的职业之一,无论牛熊涨跌,他们都能搬出一大堆各式各样的理由。可是说穿了,除去分红派息,股市中有人赚一毛就有人亏十分,这还不算每年比分红派息总额还多的成百上千亿的印花税与券商佣金,如此看来岂不真和博彩一样,比零和游戏还不如?

  上一轮牛市的起源是一场轰轰烈烈的股权分置改革,现在看来实在是大有商榷的余地。按照官方的说法,改革的目的是为了让非流通股为主的大股东和流通股股东实现同股同权进而利益一致化以提升治理和业绩水平。且不说所有者缺位的所谓大股东代表其实根本不能代表真正的股权持有人,股权分置真的有问题并严重到需要以这种一刀切的方式来解决吗?不能在二级市场流通的股票就好比埋在地下未开采的石油和矿产资源,其价值是固有存在的,只是在开采之前难以轻易变现而已,而变现的动作实际上完全可以按实际需要安排进行。股权分置改革则是迫不及待地把这些原油矿石统统挖出来,因为供给骤然增加必然导致价格降低而需要向原先持有已开采资源者支付对价。为这本不一定必要的“开采”行为支付对价的是国家股和法人股股东,决策者则是难言到位的“股东代表”。这也罢了,更进一步的问题是,在股改的具体层面上,股改方案一旦通过,非流通股股东获得的流通权只是个“期权”,因为几乎所有的股改方案都规定了“大小非”们的锁定期,长短不一数年不等。但支付的对价却是现金和现券,这一明显的不对等交易不能不说是一个重大的决策失误。改革进行中的流通股股东在没有承受任何实质冲击和损失的情况下平白拿到了平均约30%的股改补偿,此时他们可以随意选择抛售所持的股份,真正的股改实施却是在几年后的今天才刚刚进行,接手者不得不面对天文数字的限售股解禁,而对价早已在几年前被不知前多少任的流通股东拿走了。怎么?这几年中持有流通股的就不会是同一位投资人吗?可惜,在年换手率高达1000%,近乎成熟市场十倍的中国股市,这个概率实在是微乎其微。

  股市的演进也很能说明问题,大量支付对价的股改初期引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的轰轰烈烈的牛市行情,而当股改基本结束,进入实施周期的时候,大盘也就如过山车般应声而落俯冲直下,真可谓涨得有多凶,跌得就有多猛了。

  一直以来,我们的股民鲜有长期价值投资者,除了上市公司分红派息吝啬且没有保障外,制度面本身也实在不支持长期持股,首当其冲的就数以个人收入调节税名义征收的红利税了。说起来我们国家是没有资本利得税的,没错,对于投机炒作买空卖空的人来说,不论你靠差价牟利赚了多少,目前都是不上税的,可是你要是响应号召持有股票作长期投资的话那可就亏了,每分一次红,股价都是按红利的100%除权,而你却只能拿到80%,分一次红就亏一点,这样一来谁还愿意持股等着分红呢?据说最近证监会正在努力和财税部门沟通这一久遭诟病的问题,但好像难度很大,盖因股息红利比照额外收入征收20%个调税乃是人大通过的法律,行政部门无权更改。

  呜呼!出来混,总要还的。

Recommended Posts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