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参加了周勇的保险从业十周年答谢宴,恍惚间不知不觉十年了。

想当初他的身份还是李洁的男友,一个不遭未来丈母娘待见的男友。初在同学聚会上见到他的时候便觉得是个刚毅但又木讷的大哥形象,李洁是个很文艺的女生,都说周勇大学里搞过乐队,留过长发,我想这样一位倒的确是李洁的菜,及至见了面,却不得不发出满腔人不可貌相的感慨,这位浑不带半丝颓废摇滚的气质,拘谨害羞简直跟当时的我有得一比。

许是为了取信于老人家,乐队这样不靠谱的事业自然不能再当作饭碗,于是卖过杂志广告之后周勇又做了保险。彼时我也刚刚创业,李洁带着周勇登门造访,说是先拿熟人锤炼一下老周的销售技巧,让我不用客气,于是老周还真就一板一眼给我讲起他的保险产品来了。说实话,笨嘴拙舌的他真不是卖保险的料,我还依稀记得自己对保险方案的批驳和直白地挑剔每每让他疲于招架而不断地翻着材料看看如何才能重组出一个新的让我可以接受的方案。最终我们还是达成了一笔数额不算很大的消费性保单,不是因为保单真的很适合我,而是因为他诚恳,坚持外加一点点李洁的面子。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份既不擅长,也不热爱,但却诚恳的坚持,他竟坚持了十年,并且积累了四百多位客户,越来越有声有色,还给自己制定了更远大的目标。

答谢宴上,老周带来了专业的器材,在台上为大家高歌了两曲,当他以判若两人的状态,凌厉地拨动琴弦,投入地唱出那富有穿透力地歌声时,我被震住了。

虽然闻名已久,可是这么多年来我还是第一次听老周演唱,远远超乎我的想象。我突然明白了老周成功的缘由,在这漫长的日子里,无论对于音乐,对于爱情,还是对于事业,他都是这样单纯而全情地投入的,每年的节日和生日,都会收到他亲手写的贺卡,我很清楚那份保单实在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一份保险,可跟我见过的所有其他保险代理人都不同,这么多年老周再也没有跟我提过保险的事。我相信在平实的言行和激扬的音乐之间所展现出的生命的张力,是所有奇迹缔造的根源。

希望再过十年之后,我能有幸参加老周的二十周年答谢会,见证更大的奇迹,再一次感动。

Recommended Posts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