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眼看见底了,不知不觉间,新年的列车已经驶出站台好远。

  往年春节过后,老同学们都会找个时间出来聚聚,今年不知为什么全无音讯,于是发现自已是个完全不会打理人际关系的人。

  原本朋友就不是很多,除了张奕翔每个礼拜叫上我一起打球,我几乎从不会主动联系旧友知交,王翼和瞿建中相继回国了,可是打小的玩伴隔阂了许多,似乎很难再找到那么多说不完的话题了。

  马迪峰找我总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个一度卖过盗版光盘的同桌如今做起了大生意,活生生地证明了能力不光是靠念书念出来的。

  刘岚添了千金之后去观瞻过一次,他也曾把璟玥公主亲自抱来我家现宝,把老妈馋得不行,又让我觉得压力大了不少。可是女孩子的心海底的针,哪是那么容易搞明白的,一直以来都不得其门而入,还接着在门外彷徨吧。

  今天路过天宝路,陆臻的“新家”就在这条路上,说是“新家”,只是因为他搬来此处后我从未造访过,掐指算来也快五年没见了,如此,再温存的情谊也难免凉了。

  严治平和他的搭档也把办公室搬到了一天下,就在我楼上两层,不过多数时候只是在电梯里打个照面,就好像今天早上,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说不上“恨不能相逢”就是了。

  过年前拿到了玲芬的MSN,少见的有胆打了招呼,看得出她依旧很忙碌,公子哥儿4岁了,从他妈妈的头像里看起来一副清秀的小身板儿。这之后便又陷入沉寂,变成了又一个MSN名单中每天报到上班的一员,不知道朋友是不是存在就有意义呢?

  地球那边,梁雅娜也写起了blog,恬淡幸福的生活,读来不觉有些怅然若失。我的职业生涯也已经迈进了第十个年头,十年前,是否曾想到自己会是今天这样的情形,离曾经的梦想还有多遥远?

Recommended Posts

1 Comment

  1. 我这个年纪,在QQ名单和手机里也已经有了一堆一百年不会用到的名字和号码。电话还好,过年过节的群发一次以示你还在我的联系本里。只是这样的联系连短信也聊不起来了,更何况电话或者见面。想起一篇文章里的一句话——我们不在一个世界里了。
    是呀,不在一个世界了,共同话语就没有了。只是曾经那么温馨的友情,淡淡的没有了,有点遗憾,有点感叹!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