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送行,舅舅要去意大利两个月,难得这次可以带上舅妈一起去,两个小侄女儿便只能交给她们腿脚不便的外婆带了,好在住楼上楼下,妈妈还可以常常上楼帮忙照应。

  两个孩子表面上看起来很幸福,可是每当妈妈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却常常唉声叹气,有时候抱着欢欢或带着羊羊下来,也常能看到小脸上还没抹干净的泪痕。隔一代的长辈对孩子往往不是过于溺爱就是过于简单粗暴,舅舅和舅妈恰好扮演了这两种不同的角色,说起来也只能怪表哥表嫂这对父母实在当得太省心了。

  两岁的欢欢还不太会说话,却已经开始善于察言观色,跟着大人的好恶喜怒来左右自己的行为,妈妈常常为孩子过早失去本该有的童真而倍感惋惜和心疼,其实想想也许是童年的坎坷才让她对羊羊呵呵欢欢的成长特别敏感和在意吧。

Recommended Posts

1 Comment

  1. 现在的孩子都会察言观色,仿佛都成了他们的天性了!
    我觉得爸爸妈妈总的有个人扮演白脸,有个人扮演黑脸的~但这个尺度却又不能都太过头了~哎,,,真难啊!
    自己现在做家教,看着那个孩子,总是在问自己,自己有了孩子当了妈会怎么样呢?常常想着也会觉得头痛,,,就只能感叹俺爸妈是怎么样把俺拉扯大了,,,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