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新文化运动后白话文兴起,古汉语式微,虽然时常觉得这样的文化断层于民族而言颇为可惜,但也不过仅此而已。近日在网上看到因《孔子》而起的一些争论,一位网友回帖中的一个例子却让我大为触动。孔子与儒家思想昔日的功过和今日的价值议题太大,自有历史人文宗教哲学家们去分析辩论总结研究。只举《礼记·曲礼上》中一句:“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想来无数人和我一样打小理解为:礼仪不用于一般普通老百姓,刑法不用于士大夫一类贵族,然则今闻依先秦语法,句子里的“上”、“下”两字都是使用法,直译为“礼仪不使老百姓置之下,刑法不使士大夫置之上”,意译起来应为 “刑法不优待贵族士大夫,礼仪不排斥普通老百姓”。如此方合于《礼记》和儒家先贤的本意,而我过往几十年自以为是的理解,竟是全然反了。而如此的曲解和谬误,在我的脑子里不知尚有多少,这般一想,便不由自主打脊梁骨里冒起一股凉气儿来。

Recommended Posts

1 Comment

  1. 是啊,以讹传讹的例子数不胜数啊。。。只能自己多长个心眼了。。。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