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的很多时间都被花在了游戏上,文字就被荒弃了,像是欠了什么债,浑身的不自在。

  今天出门的时候坐电梯,同乘的是个住在楼上的中年台湾人,有些富态的身段,穿着一件不怎么合时宜的仿制威廉姆斯赛车服,在那些自命清高的上海人眼里大概可以算是个典型的台把子了。在他的身边还站着个20来岁的小伙子,电梯到12楼的时候停了下来,门开了,却不见人,台湾人呼唤了几声:“有人吗,电梯到了”,不见有回应,才又按了关门的按钮,并对身边的年轻人说:“有些人可能在旁边那个电梯门口,喊一下于我们并没有什么损失”。电梯才走了一层便又停了下来,进来的是清扫楼道的清洁工阿姨,刚才停的那层想必就是她按的电梯钮。台湾人见了阿姨,笑着打招呼:“辛苦啦,多亏你我们才有清洁的环境呀!”阿姨有些惶恐和不好意思的回道:“也多亏你们的配合呀。”

  若是在平日,我一定会觉得这样的对话未免过于做作和虚伪,可是今天却忽然发现若是敞开心怀,这又何尝不可以是真实的表达呢?很多时候我们是不是主观地拒绝着美好的东西呢?

Recommended Posts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