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8点多在名为“大不同”的小理发店,一名年轻的理发师打开电推子。

  “短一点?”

  “嗯。”

  于是,耳边就响起熟悉的嗡嗡声。

  比起铁打营盘流水兵的连锁美发厅,我更喜欢这小理发店的氛围,没有人会向你推销各种各样的焗油,拉直,高级护理和会员卡,一如儿时奶奶带我去的国营理发店,只是已不再有儿时那庞大的白色的座椅,和年届五十的老师傅。

Recommended Posts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