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宁静的夜晚了,可是霓虹闪烁的夜空里再也不见儿时的星星了。

  在上海度过了两周的“暑假”,表嫂坐下午的班机回新加坡了,两个孩子重新回到了和父母远隔重洋的日子。揣摩不透表哥表嫂的想法,只是觉得这样为人父母未免过于轻松了些吧,一群老人围着两个小宝宝,不是过于溺爱就是方法过于简单粗暴,有时看看都让人心疼。不过欢欢今天终于学会了叫“叔叔”,着实让我开心了一把,尽管排在了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姑爷爷姑奶奶等等几乎所有人的后面。

  孩子的眼光真是清澈单纯,她们的神情总是最真实地流露出她们的喜怒哀乐和情绪变化,让人觉得生命的本真状态是那么美好,报上登了河南黑心砖窑的报道,那里的孩子在今天竟还会有这样悲惨的命运,对比之下,真是出离愤怒了。

  晚上和爸爸妈妈在外面吃了顿,算是对父亲节郑重其事的庆贺,爸爸自然很高兴,不过似乎还是那个宜家的树脂按摩器四个爪子在他背上挠的时候让他兴致更高,也许,这是我在卖力气的缘故吧。

Recommended Posts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