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桂林回来已经三个月了,天气也从骄阳夏日进入路有冻死骨日子,这两天气温骤降,家门口路上的梧桐树叶落了一地,如今再来回顾那段旅程,就有了些别样的味道。

第一日

  好些日子前就和猪头定下了这次桂林的行程,好久没有真正远行了,更不用说是阖家成行,在记忆里都是第一次。自创业始,由于服务业的性质,工作和客户总是摆在优先的位置,长假时也不愿再与拥挤的人流为伍,一晃已经七年了,所以李梅提议中秋时两家一起出行时,便下了决心答应了。

  启程的那天虹桥机场有淅淅沥沥的小雨,奥运期间的安检果然尤为严格,老爸带着一管牙膏也被逮个正着,不得不将其遗弃,想想每天该有这么多乘客,积累下来也算是笔不小的浪费了。

  飞机的引擎终于轰鸣起来,我的内心也随之莫名地兴奋起来,转入起飞跑道,一个短暂的停顿后,飞机猛地向前冲出,强烈的推背感把躯干牢牢地按在座位上,当飞机腾空而起的时候,即便是坐在座位上,双腿也略略有些发虚,阴雨天的飞行其实有别样的意味,阴云把大地和天空隔开,飞机穿越云层后,阳光跃然而出,视界豁然开朗,厚厚的云层绵延如海,一望无际,所谓天上仙境大概也莫过于此了。当飞机升空的加速甫止,轻微的失重感使得方才的亢奋也随之一阵失落,不过,充满新鲜感的旅程,其实才刚刚开始。

  下午四点多,飞机缓缓降落在桂林两江机场。李梅和猪头都是有些讲求安逸的人,做功课的时候就提出包一部面包车从机场直开阳朔,要价大概400不到一点,我起先觉得有点小贵,后来想想有三位老人同行,的确可以省力些,便也同意了。而从后来某天的遭遇看,这个决定大概也算是不无明智的。

  为了省高速公路的过路费,司机大哥选了条起先有些颠簸的小路,不过过了半个多小时回到大路后,就一马平川了。车窗外已可以看见远处那仿佛桂林特有的如画般婀娜起伏的秀丽山峦,刚刚离开都市的我觉得往日挥之不去的压力和重任在这忽然变得开阔的天地间土崩瓦解了,手上拿着的摄像机贪婪地注视着新的完全不同的环境,这些记忆也许会让我回去后品味上很长一段时间。

  车到阳朔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但当我们提着行李站在著名的西街上时,我不禁被灯火通明下熙熙攘攘的人流和路边座无虚席酒吧和餐厅镇住了。由于平日没有什么夜生活,对酒吧文化基本没概念,有客户的办公室就在新天地边上,不过以我的观察,绝不致有西街这般集南京路步行街的摩肩接踵、各式酒吧餐厅排档觥筹交错的喧嚣以及琳琅满目的服饰工艺品之大成,能把一个暑气未消的夏夜,蒸腾得如此鼎沸。就算我见寡识短吧,但眼前的景象,让我在旅程的起点,就充满了感叹和惊喜,也平生了许多期待。

Recommended Posts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