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中的寒风终于凛冽起来了,感冒似乎又成了全世界谈之色变的重疾。昨天夜晚混迹于血色修道院时,忽然收到了手机短信,拿起一看,竟是隔壁房间已经睡下的妈妈发的短信:“妈妈病了,请帮忙倒碗水”。看了心头一紧,忙给大家打了招呼,离席而去。

  妈妈的身体一向孱弱,却总不愿意给我和爸爸添麻烦,但凡能坚持的时候总是自己料理一切,这使得我常常带有深深的愧疚感,太多时候,我实在不像外人眼中的我做得那么好,只是妈妈从不计较,普天之下的无私莫过于此。前两天的Blog游戏中有一个很老套的问题:比较喜欢爸爸还是妈妈?我不假思索地填上了妈妈,呵呵,只是千万别让爸爸看见。

Recommended Posts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