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同学发来短信,告诉我以前住的那栋大楼终于被炸毁了,嬉笑说少了一处历史景点。知道那里开始动迁已经很久了,当终于被夷为平地时候,难免还是有一些失落,毕竟我在那栋大楼底层的那个一室户小单元里度过了我的整个80年代。

回想24年前,还依稀记得从繁华的淮海路边那个狭小的亭子间初搬到四平路大连路口这座孤零零的12层大楼,告别了南昌路思南路遮天蔽日的法国梧桐,迎接我的是多年前战争时遗留下来的碉堡,绿油油的田野和满是瓦砾的废墟般的待建工地。伴随着我的成长,我亲眼目睹着周围发生的变化,废墟变成漂亮的街心花园,农田上建起了新的六层楼房、学校和电影院,我在那里学会了打酱油,取牛奶,骑自行车,在新村的弄堂里踢球,采桑叶,捉知了,安然无恙地经历了平生第一次地震,看四平路上的马拉松比赛,以及89年哥哥姐姐们声势浩大的游行。

上海是一座疯狂的城市,疯狂的成长速度,疯狂的生活节奏,什么都飞快地让人们去做,做了再重做……这栋足以抵抗12级台风和8级地震的坚固建筑在短短的24年里就走完了他的生命历程。可是那些回忆终究留在了我的脑海深处,只是少了些物证罢了。

清晨5时30分,高41.4米的四平大楼瞬间夷为平地。这是“文革”后上海建造的第一幢高层住宅楼。当天上午,爆破仅半小时后撤离居民就回到家中,附近管道电缆安然无恙。
清晨5时30分,高41.4米的四平大楼瞬间夷为平地。这是“文革”后上海建造的第一幢高层住宅楼。当天上午,爆破仅半小时后撤离居民就回到家中,附近管道电缆安然无恙。

被炸成几截的房子轰然倒地之后仍能保持完整的形状,也足见其建筑之坚固了。

Recommended Posts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