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几何时,楼下大堂的保安都换成了四十岁上下的阿姨,三两人一组,轮流换班。原本这样的工作是如此的平凡,每月不过几百元的薪水,在上海着实只能勉强糊口而已,男保安们来了走,走了来,走马灯似地也不知换了几茬。自从来了女保安,人员的流动似是已经稳定得多了,可是工作本身并没有多大的改变,8个小时都呆坐在一块狭小的天地里,绝大多数人都神情木然,也许这样的工作像她们的生活一样让她们感到无望,就算和进进出出的人打招呼也看得出明显的心理落差。

  唯独我们这个号有位很特别的阿姨,称呼她阿姨也许不是很恰当,看年纪应该也就三十五六岁的样子,染成酒红色的长发扎成一条辫子从制服帽后挂下来,她的脸上总是洋溢着春风般的笑容,充满着热忱,丝毫感觉不到卑微的工作(我不得不在此引用世俗的评价标准)和生活的压力带给她的影响,每每我准备刷卡开门的时候她总是热情地告诉我旁边的小门没有关,我们家的电梯分两边,隔得很远,她也总是在你一进门的时候就指点你该等候左面的电梯还是右面的。当她下班的时候,就会换上一身朴素而漂亮的衣裳,迈着欢快的步伐扬长而去。

  许是受她的感染,我在见到她的时候也总是报以微笑的招呼。我常常惊讶于她面对生活所表现出的惊人热情和活力,在她这样一个平凡的岗位上感染着周围所有的人,很多在这个都市生活着的人们都倍感生活的艰辛和压力重重,稍有能力的人都在为拓展自己的生存空间而拼搏和争斗,然而成功者终究寥寥,大多数人都慨叹着人生的不如意十之八九,而看守物业大门更属社会底部的阶层,是什么力量能让她如此满怀希望地迎接每一天的到来,而看不出任何怨恨和苦闷呢?

  无论如何,有些羡慕她时时快乐的心境……

Recommended Posts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