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在车库倒车时不慎把后保险杠磕了个豁口,于是不得不到物业管理公司开了证明,又去派出所盖了章,好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今天一大早就把车开去了4S店,干干地等着保险公司定审员的到来。买保险的时候咱是上帝,理赔的时候,人家就是大爷了,直到将近中午,他老人家才姗姗来迟。虽然来得晚,倒也干脆利索,二话没说径直去修理车间看车的状况去了,看到保险杠上那道六七公分的豁口,他皱了皱眉,一旁修理厂的工作人员上前不知和他嘀咕了些什么,他便指着伤口说拉开来看看,还没等我领会他的意思,令我无比惊讶的事情就发生了,一旁的修理工不知从哪里拿来一柄大锤,朝着后保险杠就砸了下去,乒乒乓乓不几下,整个保险杠就已惨不忍睹了,随后,定审员和修理厂的人就心领神会地讨论起更换保险杠的费用和理赔额的问题来了,留下我这个当事人呆呆地站在原地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今天发生的这一幕着实令我吃惊和害怕,不知为了什么样的猫腻,本该相互制衡的双方达成了默契,把本可加以修缮的东西彻底摧毁,似乎我也应该算是个受益者,给换一个新的还不好吗?可我的心情却说不出的失落。保险定审员、修理厂和我之间的博弈以三赢的局面告终,可最后的输家难道只有保险公司吗?

  晚上猪头请我去看刘镇伟的新作《情颠大圣》,但愿打发掉的时间足够忘却也许的庸人自扰。

Recommended Posts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