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掉了喧闹的IPTV,新年第一天的子夜重新归于平静。

  很久很久没有留下什么文字了,半年来的生活和心情的沉重压垮了脆弱的表达冲动?没有答案。下午收费站的不快抛在脑后,积弊终究不可能在朝夕间改变。

  晚上和爸爸妈妈去了南京路,像很久很久以前一样。改造后的第一百货大变了模样,连同新建的百联、改了名字的东楼和华联,使这条在上海算得上古老的街道跟上了时代的脚步。世纪广场前熙熙攘攘的人群让我想起了千禧年的那个夜晚,与猪头和玲芬也是在这里,被潮水般的人流拥得不能自己,忽然间非常非常想念远在台北的玲芬,在我刚刚入行的时候,际会这样的上司,怎么说都是幸运的。她的宝宝应该已经牙牙学语,蹒跚着迈开脚步了吧……

  前一阵的操劳,妈妈的心脏有些不堪重负,常常稍一激动就会咳嗽不止,体检报告也说心脏扩张,年份的更替,许多数字都跟着增长,越来越频繁地开始有失去亲人的恐惧,时间竟然是那么冷酷无情的东西,就算万般珍惜,也依然不管不顾的径自流淌。

  意外收到了陈菲的祝福短信,初中、高中直至大学的十一年里都在同一所学校,可是记忆里和她说过的话着实屈指可数。和班长关思润一样,她们都是从小学习出类拔萃,让我习惯了仰视的女孩子,去年同学聚会时还孑然一身的她有没有找到了称心的伴侣?衷心地祝福她。

  深夜MSN上的名字已然寥寥无几,给Sine和陈韵发的“新年快乐”换回了完全一样的“happy new year”,连大小写都别无二致。是该洗洗睡的时候了。

  2008年,希望睁开眼,迎接我的是灿烂的光芒。

Recommended Posts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