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牛贺洲美利坚国有神射手,唤作马休·埃蒙斯,善步铳,少时成名,五十步外百发百中,当世罕有对手。昔年雅典奥运会便曾射得金牌,然为神州万众所知者,乃三式决而末枪脱靶,将金牌拱手予于东土射手贾占波,彼时之笑柄也。

  岂不知失之金牌,得之佳偶。值失意之际,于雅典酒肆邂逅捷克女将卡特琳娜·库尔科娃,库娃慕其才,诚慰之,埃蒙斯为其所动,大振,而相谈甚欢。翌年,双星重逢于科罗拉多,因缘际会,相互倾心,自此携手江湖,于诸赛场摘金夺银,所向披靡,众皆敬畏,称神枪侠侣也。旧年中,有情人终成眷属,成就一段佳话,按下不表。

  共和国五十九年,京师承办奥运,举世共襄,万众瞩目。钦定射击为大会首金,御林军女杰杜丽正是雅典冠军,任正印先锋,志在必得。然奥林匹克历百余年,诸射手竟无一人得以卫冕。杜丽虽射术过人,却力担亿万企盼之重,终不堪承受,未入三甲。而卡特琳娜弹无虚发,技压群芳,拔得头筹,并破赛会纪录。马休·埃蒙斯与娇妻拥吻相庆,旁若无人,电视传诸四海,众皆艳羡。我朝失意者慨叹此乃偿四年前埃蒙斯让金之情也。四日后杜丽重整旗鼓,力压卡特琳娜,射得巾帼步铳三式魁首,此乃后话。

  不日步铳五十步殿试,马休·埃蒙斯未脱卫冕魔咒,止得榜眼,但亦不失为骄人战绩。自大会始十日,群英方比试步铳三式,乃射击收官之战,埃蒙斯不敢怠慢,一路高歌,入殿试时已位居榜首,九枪过后,更以三环余领先,众人只道此番射击首末金牌已难免尽数落入夫妇二人之手,殊不知鬼使神差,埃蒙斯末枪大失水准,竟只四环,再度功败垂成,将到手金牌拱手让出,淮安老将邱健幸获此金。马休果真休矣,全场哗然。卡特琳娜也一时惊愕,难以置信。

  待到夫妻相对,卡特琳娜果是女中豪杰,只见含情脉脉,目送秋波,满是关切,全无责备之意。马休良久不语,见妻如此,茅塞顿开,相拥已毕,回身向三甲道贺。炎黄子孙无不嗟叹造化弄人,天妒英才,又庆幸上苍垂青,屡佑我朝射手。埃蒙斯却已释怀,道:我夫妇二人此行已得三牌,虽再失一金,然生非止于射尔,吾愿足矣。

  寒潭侠隐曰:天朝射手,多视金牌声名重于性命,当奥运之际,无不全力以赴,成王败寇。然天地悠长,求道于射,岂在于一枪之得失乎?英伦再会,当验事不过三也。

Recommended Posts

1 Comment

  1. 释怀中包含着大境界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