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被鞭炮声惊醒,徒劳而无可奈何地抱怨。

似乎是每个年节都会小有争议的话题,如今过年还该不该放鞭炮呢?永远都莫衷一是,注定如此。在引入了PM2.5之后的空气污染指数清晰地表明了这一传统欢庆习俗对人口密集的都市的严重影响,尽管事实上甚至还远不止于此,火灾和伤人事件也每每见诸报端,相比之下我的清梦实在微不足道,这当然不足以剥夺无数人对传统的眷念和拥戴,很多年以前,放鞭炮不也是我自己过年时翘首以盼的事情吗,没了爆竹声的陪伴,哪还有什么年味儿?

不过时过境迁,需求的分野确确实实地摆在那里,市政府为此做了安排:内环内除指定区域外不得燃放。可是和许许多多其他政策一样,由于政策的出台缺乏民意基础,在年节的特殊时间点和法不责众的成例背景下,基本成了一纸空文。由此想到,这是不是一直以来大一统思维所造成的局限呢?鞭炮在一个城市或一个国家非要有一个禁或不禁的定论吗,又如流动摊贩,两轮机动车,校车校服,住宅群租,许多政策的着力点都存在着越来越多不同利益群体的不同利益诉求,无论政策偏向哪方,必然有另一方心生不满,但若每项政策并非由统一划定却无法执行的界限决定,而是在不同的领域、地区根据不同诉求设立不同的规矩,那么久而久之自然会出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效应,大家最大程度地各取所需,不必再互相迁就,勉强,看不顺眼,岂不更好?只是这一切需要一个很重要的前提——独立、迁徙和选择的自由,这和必须有人当家作主的理念是那么的格格不入,有多少人会相信不同利益阶层组成的乌合之众会比表面众口铄金实际却一盘散沙有着更大的凝聚力呢?

鞭炮又响了,噼里啪啦……

Recommended Posts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