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复一年,每年此时的火车站都像是一个巨大的难民营,拥满了等待回家的游子,今年也不例外。又逢寒潮来袭,霜冻过后的马路似乎显得格外明亮甚至有些刺眼,邮局门口收停车费的大妈也被冷风吹得没了踪影,不过今年似乎又有些不同,南广场上支满了白色的帐篷,候车和购买当日临时客票再也不需在寒风中哆嗦了,火车站的玻璃幕墙装上了一块巨大的LED显示屏,轮放着即将发车的车次信息,在这个寒冬,终究有些东西在慢慢朝着可喜的方向改变着。

  从邮局出来,恰好路边有两位残疾车司机连拉带劝地将一位妇女扶上了车,一脸茫然的妇女其实只不过要去坐地铁1号线,最近的入口就在车站广场的另一边。在大多数人的眼里,残疾车司机的行径显然无异于骗子,不过细想想,生活里类似的事情其实比比皆是而我们往往浑然不觉,只是因为套上了精巧的包装而变得冠冕堂皇。按照某种逻辑,我们大概也可以认为残疾车司机其实提供了相当周到的服务,使那位妇女同志免除了步行前往地铁口之苦,还很有可能附送了火车站周边道路的巡游观光,使初来乍到的她对这个国际大都市能有一个初步的印象,只不过酌情收了些车费,无论如何都算是情有可原,何况残疾车司机多少也是迫于生计呢?

  比方现在三大移动运营商的手机上网基本仍是按流量计费,按KB计算的单价贵得令人咋舌,比十年前Modem拨号上网更甚,我曾因为收看并转发了一条彩信而接到90多元的GPRS帐单。尽管现在用一部内置WiFi的廉价水货手机就能于包括星巴克在内的任何有无线局域网接入的地方以远超过3G的速度不限量免费上网,可是运营商们稍有些昂贵的服务不也是为了避免我们的权益受到那些没有入网许可证,运用不符合国家标准而被禁止的WiFi技术的水货手机的侵害吗?

  又比方去医院看病,血检尿检B超拍片几乎已经是常规检查手段,生命可是无价的,望闻问切那么不靠谱的办法你还敢信么?医生开大处方还不是为了杀鸡用牛刀把你的病治好?我在安徽淮南的姨妈刚刚动完了一次脑血管瘤的手术,10万元的手术费大概已经超过了这个没有文化的矿机厂退休工人毕生的积蓄,生命无价,救死扶伤的医院和医生们的GDP贡献基本上也是无法估量的了,而且从南京坐飞机来的主刀专家毕竟至少保住了姨妈的性命,只是类似这样的老人家若再有个灾啊病的,又该怎么办呢?由此,比起北川需要坐陆地巡洋舰才能发挥领导作用的干部来说,象力度伸这样给维他命C加点桔子味儿气泡就卖十倍价钱的东西,怎么说也还是物有所值的。

Recommended Posts

1 Comment

  1. 黑嘲……
    和谐无极限,哦也~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