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似乎有两则关于姓名的报道,巧的是主角都姓赵——百家姓起首的头一家。其一是一位赵姓中国公民因以英文字母C为名而在换发二代身份证时被公安部门要求“正名”。其二是前央视(CCTV似乎也因英文字母台标遭诟病中)主播赵琳在转行影视多年之后因从小不喜欢本名,宣布改名赵子琪,引发不少关注。

  说到名字,由于我的名不在的GB2312标准字库范围之内,在社会生活开始信息化的阶段,我便开始被迫使用各种各样的同音字,中学起电脑打印的成绩单更是一个学期改一次名,至今我的多个银行账号由于受银行老旧的电脑系统所累,依旧是用*、?P、FANG代替我的名字,往来业务常常因此出错,着实带来不少困扰。于是我有时会怀念刚上小学时,学校为尚不会书写的小朋友们发的橡皮图章,刻着端正的楷书姓名,从那时起我开始对这两个字有了别样的认识和感情,也意识到它们将与我终身相伴的千丝万缕的联系。

  不过姓名虽然属于我们自己,却像我们被带来这个世界一样,并不是我们自身意愿的产物,是我们的创造者赋予我们的烙印。爸爸有六个兄弟姐妹,叔叔们的名字都以生字结尾,六叔泽生与毛主席生日相同,但早年夭折,我未曾谋面,爸爸按说该叫庆生,后来为了纪念解放上海,便改成了克城,不过有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爸爸会用克诚,汉字真是奇妙,克城与克诚,一个偏旁的差异竟会改变两个字的含义。

  爸爸告诉我起先爷爷给我取的名字是应端,从这个名字可以看出他希望我成为一个品行正直的人,我并不知晓为什么它最终变成了二叔从字典中选择的昉字,这个我后来被称呼的名字似乎仅仅代表了我出生的时间。我一直对父亲和母亲放弃对我取名的权利感到不解和有些许耿耿于怀,因为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我就臆想过许多将来自己孩子的名字,这似乎可以视为是一种对未来幸福的憧憬,我很难想象身为父母会舍得把这样的权利和责任轻易让与他人,尽管,现在我身边甚至还没有一位恋人。

Recommended Posts

2 Comments

  1. 哈,我小时候上学的时候,本来叫女戎(一个字)的,后来因为说是文字改革把一些文革中公布的汉字都废止了,这个字也么有了,所以改成了绒

    • 呵呵,每个名字似乎都有属于它的故事,这就是我最觉得有趣和令人好奇之处。可惜汉字不能如“Sony”般自行杜撰并得以承认。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