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室的窗台上有爸爸置备的几盆吊兰,是很好养活的植物,很久以前一家人还挤在十几平米一间房的时候,爸爸就爱在大衣柜的顶上和厨房天花下面的煤气管道上挂上几盆吊兰,给物质匮乏年代的家里添上些许生气。

  Jen代理一种意大利的红酒,受他们夫妇之邀,也试着入了伙。即使逢年过节,我也很少喝酒,这对我来说实在是个陌生的行当,好在几个人都有各自的分工,我便负责产品的本地化和一些市场宣传品的设计。酒的产地是伊莫拉,我对那里唯一的了解就是那条著名的F1赛道,著名的巴西车手塞纳就在那里陨落。酒庄的名字叫TRE MONTI,我给它起了个“翠梦缇”的中文名字,好像大家都还喜欢,于酒一窍不通的我也算还有些助益。

  Jen是个颇追求生活精致的人,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有很多讲究,常常向我推荐乃至灌输这样那样的健康观念,似乎身边的很多人也越来越多有这样那样的禁忌,什么喝牛奶不补钙反减钙,蛋类含有高度浓缩的蛋白质,身体很难吸收,还含有复杂的荷尔蒙,容易使人产生过敏;忌讳吃红肉,如猪肉、牛肉、羊肉、兔肉等等……总之一大堆头头是道的理论,另有些人则是大大咧咧的类型,想吃就吃,似乎也活得挺乐呵,好像生活大多数的烦恼都是自找的,饿了就吃、困了就睡,这些事情还要费心思琢磨,就没精神头干正事儿了。

  分几个晚上看完了余华的《许三观卖血记》,财经频道的节目嘉宾推荐的小说,就从箱子里翻出来看了。和《活着》一样是那个时代背景的故事,平实的文字,却是无比深刻的生活和苦难,今天的生活与之相比,好像什么都微不足道了,在支离破碎的生活里整肃起来的亲情和人性、悲悯和乐观,会给人莫大的勇气。抬头看了看岁月在父亲和母亲脸上分别留下的那许多痕迹,他们也许没有许三观那样多舛,却给了我这个世界上无可替代的东西,是从我一出生便开始爱我并永不放弃的人。

Recommended Posts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