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后的林间小径泥泞不堪,采杨梅的野趣不知该说是大打了折扣还是倍添了情调,西山的杨梅大多和桃、李、杏、柿、桔、白果、石榴混栽,山脚的大片平地则是一排排整齐的茶树,闻名天下的洞庭碧螺春即产于此。此时已过了新茶上市的时节,只有蜜桃、黄李和杨梅差不多时候上市,桔子则刚刚结出深绿色的果实,不过相对于那些市场上常见的水果,杨梅的诱惑力还是更大一些,而且杨梅可以随摘随吃,也无须剥皮之类的繁琐步骤,记得家里买来的杨梅似乎总要洗净之后再泡盐水等等诸多卫生处理步骤,在这里大雨洗刷过的天然鲜果,该是最健康,与我等贪图便利的都市懒汉兼容性最佳的了吧。大家一路往深处扫荡,许是我们来得已经晚了,大多数枝条上的果实已所剩无几,得仔细寻觅,才能找到尚算饱满圆润的漏网之梅,唯此不得尽兴。走了挺长一段,采梅的新鲜劲也过了,目光渐渐从枝头移开,路边有小溪流淌,溪水清澈见底,只是溪边丢弃了许多塑料袋,好煞风景……等等,塑料袋上印的是——晕,这不是农药么!还中等毒性——倒,刚才吃下去的杨梅现在仿佛如鲠在喉,天哪,幸亏刚下过大雨,但愿龙王爷的唾沫星子把那些农药都冲干净了吧,这回再也没继续下去的兴致和胃口了,大伙掉头开始撤退,我说老乡怎么既不收费也没人看林子,敢情撒些这样的塑料袋就有足够的威慑力了,难怪化学武器一向有穷国原子弹的美誉嘛。

  说来好笑,开了三四个小时的车,大老远的跑到这里,又费了半天劲找了老乡引路,难不成这么晃哒了半个多小时就结束啦?想想还真有些冤大头啊……

Recommended Posts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