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月前的一次家庭会议,我赌气拍胸脯揽下了晚饭后洗碗的活儿。原以为自己多半会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最后必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了了之,没想到居然坚持了下来,说是坚持也有点夸张,一件事成了习惯,看起来也就不会如想象得那么困难了。不过爸爸妈妈还是宠我的,近来我每日晚归,他们都已经把自己的碗筷收拾了,我只需料理自己的饭碗和那些扫荡干净的空菜盆就行了,嘿嘿,心照不宣,不感恩戴德就不够厚道了。
  晚上干完活已近九点,坐定后想了想这几天过的日子,说是上足了发条也不为过,只有此刻才仿佛弹簧耗尽了最后一丝能量,可以停下来歇歇脚了。
  一切好像是从上星期六开始的,上午和张奕翔李梅打完了壁球,车轮战他们俩夫妇把我累得够呛,下午约了瞿建中和王翼谈云梯的构想,吃过午饭撂下饭碗就出了门,在嘈杂的季诺几乎讲得嗓子冒烟,结果却被胖子泼了一大盆冷水,正悻悻不已,回头又说他们一干公司同事明天组织去苏州西山采杨梅,还缺个司机少辆车,于是拽我同行,说起来我一年到头也没出去玩过几次,心也有点痒痒,就满口答应了。约了第二天7点半出发,便分手作别。
  平时习惯了晚睡,冷不丁要早起,还要开长途车,不敢马虎,逼着自己早早睡了。好像心里惦记着什么事儿就睡不踏实,我已经几乎不再需要闹钟,天刚蒙蒙亮居然就自然醒了,看来还是经的事儿少,不然去个苏州也不至于兴奋成这样嘛。按部就班地吃了早饭,抄了瓶脉动就出发了。

Recommended Posts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