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有些吞吞吐吐地告知母亲行程安排的时候,是有些忐忑的。去年的桂林是全家同往,为什么这次要单独行动呢?很多年的共同生活,彼此都养成了一种深深的精神依赖,母亲没有明说,但我依然能感受到那被尽力掩饰和隐藏的失落和伤感,可是这次下定了独自放逐的决心,在一次近乎潸然泪下的推心置腹之后,还是打点行装上路了。

  好像每次离开上海,无论去任何一个地方,便再也遇不上那摩肩接踵车水马龙的喧闹和压抑,当车停在曾厝垵的海边,望着宽阔的环岛路,这就是我向往的南方啊!

  投宿在一个名叫东南西北的客栈,客栈有四间客房,老板却多达三人,都是来自西北的年轻人,还有一大一小两只猫咪,三四条狗,一起生活在这东南海滨,客栈也因此而得名。曾厝垵聚集了一批怀着音乐和艺术梦想而流浪的年轻人,客栈既是他们落脚的营生,也是各种艺术沙龙和会友的场所,而我不过是匆匆的过客罢了。

  放下行李,就迫不及待地出门前往此行的第一站——厦门大学。厦门大学为爱国华侨陈嘉庚所创,不过于我来说,那毕竟只不过是个邮票上的人物,眼下最有名的,莫过于因品三国而闻名的易中天了,人家名字起得好,还真就如日中天了,不过校园里是别指望碰到他老人家了,唯一遇见的熟人是陈景润叔叔,从小便熟知这位著名数学家在图书馆流连忘返和撞电线杆的轶事,但是要不是靠着塑像旁边碑文的落款,我必然也是相见不相识的。在厦门的第一顿午餐就在厦大的食堂解决了,说实在的就算跟十几年前的同济比也没什么优势,不过这不是人家的强项,等从白城的校门进入真正的厦大的校园,以建筑规划闻名的同济校园便黯然失色了。厦大校园的道路大都显得很宽敞,放眼四处都是几十年的老树,掩映着红墙筑就的老房子,让人很明显地感受到历史积淀下的文化气息和慵懒的学术氛围。

  出了厦大正门,边上就是南普陀寺。千余年来,佛教在华夏几经沉浮,如今依然是这片大陆上影响力最大的宗教,寺院之多也远胜于教堂和道观,不过看多了也就大同小异,无非是立些佛像供香客朝拜,南普陀的异趣在于寺院殿前满铺莲叶的荷塘和寺院背靠的五老峰。此时已是八月,莲花早败,连半支残荷也没剩下,只有放生池里浮满了龟鳖和黑漆漆的肥鱼,而游客仍不住地往里投着鱼食取乐。本寺的则悟方丈长我一岁,荣膺此职已有四年,真是年轻有为,在下自叹不如。可见行行皆可立业,唯专注一门,比之我这样兴趣散乱喜好驳杂者,更容易有所建树吧。

  瞅了几眼善男信女,还真有至为虔诚的,不敢多看,以免亵渎了人家的信仰,登寺院后的五老峰才是我的本手。滨海的岛屿有这样的山峰,对于我这个久居江南滩涂平原的人来说还是挺稀奇的,况且中国的山不论大小,只要不是人迹罕至的荒山,总有人工依山势而建构思精巧的山路,多以石板铺就,或有阶梯,间杂着亭台供路人小憩,虽是斧凿的痕迹,却与山峦怪石浑然一体,可谓一绝。

  近山顶的地方有一处由几块突兀的硕大卵石垒成的平台,站在山石上便可俯瞰南普陀和厦大的全景,但是平台并不甚平整,石下就是山崖,以寻常的眼光看也多少有些危险,却并没有安装扶手和栏杆,就像厦门的许多海滨都没于专门围起来加以管理的浴场,天然的海滩时刻张开着怀抱,要下海游泳全凭自己掌控风险。此时,岩石靠内侧就蹲着一个光脚丫的小女孩,身边放着一大一小两双凉鞋,小女孩盯着几米外的山崖畏缩不前,哭丧着脸央求一旁的母亲抱她下去,令我意外的是这位母亲并没有遵从孩子的意愿,一边在孩子面前光着脚从一块岩石跳到另一块岩石,一边不断地鼓励她自己站起来走上山岩,我不由得由衷地钦佩起这位母亲来,她一定象我的母亲爱我一样爱她的孩子,可是我所见过的大多数母亲做不到的一点,便是像她这样以自己的言传身教告诉孩子勇敢是什么,这不也是我的成长历程中最缺乏的品质么。巧的是平台边上又上来了两位操着北方口音的老人,大叔见平台上视野开阔,一下来了精神,便也象那位母亲一样从一块岩石迈上另一块崖边的岩石,吓得大妈急忙连声喝止:“快下来!快下来!你怎么不要命啦!”大叔起初还想辩解两句,架不住大妈连呼带叫,只好悻悻地下了去。看着这一幕,我顿生无限感慨,厦门乃至整个福建能有这么多的华侨,与勇于冒险飘洋过海四处闯荡的地域性格和客家文化必定密不可分。

  许是受了那对母女的影响,到了峰顶后,下山时我并没有选择原路返回,而是从山麓一侧几乎不见路径和人迹的山坡摸索下山,这一路真让我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山坡上林木丛生,不时有陡崖峭壁,前人依稀踩过的地方是唯一行进的线索,快到半山腰时,遇到一处险境,几块悬空的大石勉强搭着,石下是幽幽的深谷,我登上第一块岩石,看看前方已无路径,不免踌躇起来,现在进退维谷,要不要悬崖勒马打退堂鼓呢?巧的是身后不远处忽然响起了悉悉索索的声响,显出了一位50上下老人的身影,老人身无长物,看起来腿脚颇为灵便,我摇着头对他说这里好像没有路了,他站上岩石看了看说,前面还可以走,说着话便爬过几块岩石,沿着崖壁几下子竟转过一个山坳去了。我将信将疑地沿着他落脚走过之处有些笨拙地翻过那几块险峻的岩石,转过一个弯后,竟真的又浮现出一条蜿蜒小径,小径边上的几簇山花分外灿烂,仿佛是对我最大的奖赏。经此一关,我终于信心倍增士气大振,确信沿这条小道一定也可以安然下山,此后又遇到的几处险境,在信念的支撑下都势如破竹地轻松夷平了。再次回到藏经阁的时候我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天色渐暗,南普陀依然香客如织,下山时膝盖好像吃力过多受了些伤,不过在这佛门圣地的半日时光,真的让我获益良多,给我启迪的并非金身罗汉和佛陀,而是平凡的人们和肃静的自然。

Recommended Posts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