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似乎是一年中最难熬的季节,寒冷让许多东西都变得僵硬,连思维都似乎受到了影响,只有时间自顾自地流淌,一个又一个的周末接踵而至。

  有些日子没有读到什么让人触动的文字了,设计杂志上的图形千篇一律的诡异和繁复,仿佛只为掩饰空洞和苍白。在新年来临之前,这应该是个平淡的季节,想起儿时一个大我5岁名叫包凡的哥哥,如今不知在挪威过着怎样的生活,当心绪繁杂不堪忍受的时候,便有些向往北欧国度宁静、安详、童话般的生活,也特别中意他们简洁洗练的设计,深入骨髓的纯粹。

  记忆里我所认识的名字叫凡的孩子却几乎个个有着不凡的才能和成就,随和谦逊的父母给他们创造了最宽广无束的空间,让我这样曾被寄予许多期望的孩子艳羡不已,不知祈求平凡的愿望落空是不是为人父母最幸福的失落呢?

Recommended Posts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