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上海阴云笼罩,下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几年来一起合作Vichy项目的是小学时的同学和好友,半年前他去了一家美资公关公司,便把手头的这一摊子事情交给夫人打理,为此她甚至放弃了报社不错的工作。和她共事半年,相处也算融洽。可上周几次通电话的时候,声音似乎总有些哽咽,虽觉得奇怪,却也不便深究缘故,只是工作的进程和品质不免有些折扣,今日提及,才讲到旧时同窗今天收拾了东西,搬出了他们曾经温馨的家。

  我听了有些吃惊,这件事情实在过于突然,小夫妻俩一个月前才倾囊买了车,副驾驶的座位上整天都放着她怕空调吹着着凉而备用的橙色毯子,这样的伴侣怎么会突然分道扬镳?她无比幽怨感叹:7年竟然比不上2个月……

  他们有着令我艳羡的7年恋情和5年的婚姻,可他却在2个月内为了新认识的女同事,放弃了一切,不可理喻。世间又多了一个以泪洗面的女子,我不由得想起了黎黎说的话:男人都是不可信的。这似乎又是一个实证。

  一阵寒意袭来,仿佛散去四肢百骸,但愿明天会有温暖的阳光。

Recommended Posts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