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朝九晚五》,作者:薛莉

幸福比成功更时髦

  本来我今天要写的题目是《你有多自律?》,想揶揄一下每天苦思冥想着成功与出人头地却最终没有为目标付出足够努力的人。但脑子里想到的却是最近遇到的两个事例:

  一个大学毕业了半年还窝在家里的女孩对我说:现在出去找工作起薪只有两千元,还不如月嫂挣得多,更不如我爸妈给我的零花钱多。我又不想当女强人,干嘛这么为难自己啊。

  一个是我的朋友新招的手下,人家第一天上班就对老板立了规矩:我是绝对不会加班的,这是我对待工作的原则。

  显然这两个牛人都是80后,他们的行为方式也许不够成熟,但至少他们已经在尝试着了解自己,并主动或被动地寻找适合自己的生存方式。这是大多数生于80前的人想也没想过的生活方式。

  换一个说法就是,他们在想方设法让自己更幸福,并且是适合自己个性和经济环境的幸福。而他们的前辈,像我这样的70后或60后们,依然如故吭哧吭哧地在成功之路上奋进,还没来得及停下来想一想我们的努力到底是不是在服务着我们的目标——活得更幸福。

  其实这道题已经有了答案。最时髦的学科,由经济学和社会学组合出来的“幸福学”专家们的研究结果是:不一定。原因有二:一,资本主义擅长把奢侈品变成必需品,因此当你辛辛苦苦挣到可以购买奢侈品的钱后,发现周围许多人和你一样在享用着奢侈品,也就不那么快乐了。其二,“地位商品”永远是稀缺的,比如毫宅、最好的工作、最好的教育,但这些只有在别人无法获得时,你才会觉得是在享受。换句话说,你到底觉得有多幸福取决于别人愿意为此投入多少。

  一些80后们似乎已经看透了这中间的路数,不再愿意把幸福的开关放在别人手中。虽然靠父母接济无论在哪个年代都不是个体面的事,但毕竟他们在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生活,而不是在盲从。很可能这些窝在家里的年轻人当中,就能出一两个普鲁斯特之类的人,靠研究某一种花是在什么季节开放或者弄清哪个贵胄穿的裙子的款式,而完成“寻找失去的时间”的目标,并终而能够让自己与作品一样不朽。不过这样又落入了俗套——似乎只有成名成家者才有资格闲在家里。如果父母愿意一辈子资助子女生活,条件是子女一辈子与父母相伴,而子女也乐于接受,并遵守条约,也不失为另一种幸福家庭、和谐社会的模式吧。

  但有哪个子女愿意在接受父母资助的同时又能完全遵守“与父母相伴”的规定呢?这样看来,即使是为了幸福,写一篇《你有多自律?》也是必要的。

你有多自律?

  崇尚精英文化的人向来把人分成两种,一种是精英,一种是庸人。这种分法的麻烦在于,被社会公认的精英大概只有十万分之一,但全球至少1/3或者更多的人自认为是精英。根据我接触到的众多被推崇的精英的行为来看,精英们无一不是相当地自律,当然,主要是在职业习惯方面,如果用好父母或好爱人的标准来衡量,精英们不仅谈不上自律,甚至可以说是自我放纵。

  大多数精英在职业习惯上的自律已经到了比军营训练更严格的程度。我在一本有关“通向成功的几个习惯”的书上读到,要想成功,你必须放弃一些生活中的重大享受,比如:睡满八小时,因为每天少睡一小时可以多做很多事,而且,书上提醒,“美国专门睡眠的专家指出:对很多人来说,每天六个小时甚至五个小时的睡眠就已经足够了”。 不少精英是典型例证:美国总统富兰克林曾经建议:“懒人睡觉时,你要刻苦奋进。”已故希腊航业巨子奥纳西斯认为这个建议帮助他取得了成功,他的做法是,每天限制自己只睡四五个小时,清晨五点就起床健身、工作。爱迪生的做法是每天只睡四个小时,如果白天觉得疲倦了,就偶而小睡五到十分钟。而我觉得,这大概是暗示你,对于提高效率所造成的生活的不舒适,要保持“难得糊涂”的自律精神。再比如,要改变饿了就吃饭的习惯,因为“比正常就餐时间晚一小时可以提高进餐效率”。还有,你必须彻底克服懒散的毛病,把自己打造成井井有条的“收拾狂”——每两个月整理一次名片,每天扔掉不必要的资料,每个月给名片盒里的人打个电话等等。

  之所以嘲弄这些习惯,其中一个原因是我自己做不到。让我沮丧的是,我接触到的许多精英的的确确做得到。他们真的能够随时记下自己的想法,在掏出小本子的时候不怕被笑话,并且真的可以凌晨两点睡觉,凌晨三点从梦里起来,只为记下刚梦到的一个点子,并在第二天早上八点比下属更早到公司。

  不要问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因为他们对事业成功的欲望比你强。至于欲望是如何被评定的,我想只有行为可以证明。能成为精英的人,就真的能够为了刚想到的一个创意,激动得睡不着觉。管理学把这归为人与人之间的区别,意思是这是天生的。如果你不信命,你可以逆着自己的性子训练自己,如果你能够坚持一辈子,那就证明你天生就是成功欲望的强人。

  和成功欲望强的人结婚生子,对于成功欲望不那么强的人来说,是个苦差。因为精英往往对工作之外的事情十分失职。我在电视上看到台湾一个大富商的五十多岁的儿子对着主持人抱怨:我小时候几乎没有父亲的记忆。其实他很少和我们呆在一起。很明显,这个没有子承父业的已经当爷爷的人不像他爸爸那样,有着强烈的成功欲望。但他的妻子相比他妈妈,一定能得到更多丈夫的陪伴。可恨的是,这个社会给了这些精英太多的宽容,并且默许甚至赞许他们对家人的玩忽职守。所以和精英在一起工作是一回事,一起生活又是截然相反的另一回事。换个角度说,成为精英需要工作上的极端自律,和精英一起生活,需要生活上的极端自律,总之,和精英沾上边,就别想着闲适了。

Recommended Posts

2 Comments

  1. 毫无自制力的放纵者飘过……

  2. 一心想自律但这辈子没法达到的人也小小的飘一下~~

    PS:这话题真是伤害我幼小的心灵!!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