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布斯经典语录

乔布斯(Steve Jobs)已经辞去苹果(Apple)公司CEO一职。他创办了苹果,并把它变成世界最大的科技公司。他做CEO的这些年中最值得人们记住的是,他引领了人与科技互动方式的根本变革,同时他也一直以精于推销、妙语迭出、善于把复杂概念以通俗易懂方式表达出来而闻名。以下是乔布斯语录的精选。Continue reading

人命杯具

楼下发生了一桩命案,一名男子被刺杀于自己的车内。警方很快破了案,案情说来也并不复杂,只因该男子与他人的妻子有染,被对方发现,大概实在气不过,就“拿伊做脱”了。

这位被带了绿帽子的老兄自然难逃法律的制裁,然而本朝法律并无“通奸罪”,所以此君以及众多在婚姻关系中真诚付出而被伤害的一方纵使觉得受了天大的侮辱和委屈,也只能尽力承受法律对婚姻保护不力的现实,而拈花惹草和水性杨花者最多只会受到所谓道德的谴责,而在社会道德水准处于历史低潮期的今日,对此不以为然者亦大有人在。而本案的当事人——似乎身兼凶手和被害人两个角色——无处伸张自己的权利,便铤而走险出此下策,拼了个鱼死网破,真是如假包换的“杯具”了。

莲花

  一连几天,枕边的书变成了安妮宝贝的《莲花》,暂且替代了有些艰涩的《国史大纲》,两晋灰暗的历史恰让人提不起精神。不知是不是因为小说的缘故,夜里无缘无故多出许多梦来,甚至梦见了去世多年的爷爷,老人的面目依旧清晰慈祥,只是不知何故身形罩在半段玻璃樽中,一言不发。醒来只记得此节,其余一概淡忘。

  以小说论,能对我的人生产生影响的,大概就算是金庸和安了,读武侠时尚在少年,世界观还未成形,小说对价值观的熏陶是潜移默化的,读金庸的少年,或多或少都会有行侠仗义的志向,哪怕后来慢慢消磨于无力抗争的社会现实,终有些深入骨髓的忠信义勇时不时地挥之不去。初读安的文字正逢网络文学兴起之时,那时的安文笔艳丽诡异,格调清冷阴郁,往往是都市流浪、宿命的故事,只是欣赏她驾驭文字的天赋和表达方式的独特。不觉时光流转,多年以后再读她的文字,遣词用语依旧精致入里,却更有着从敏锐感性的女性视角罕见的人生自省。Continue reading

为王石说两句

  这两天,万科的董事长王石再度成了网络舆论风口浪尖的人物,不是因为房价,也无关地产,全然因为万科集团地震之初的捐款数额和王石个人的一些言论。

  网上太多的网民朋友都习惯于凭自己受到挑唆、煽动的主观臆断和情绪对自己并不了解或一知半解的事情盖棺定论。王石几乎是知名地产公司中占股最少的老板了,基本上只是个有一定股份的职业经理人。万科的救灾行动都是很实际的,比方组织救援队,运送物资,搭建帐篷,帮助规划建筑抗震补救措施等。王石个人甚至都排不上万科十大股东和十大流通股股东,估计连100大都不是,持股数仅993835股,不足总股本的0.015%,按市值计不足2000万元,年薪691万元,这在今天亿万富翁数量仅次于美国的中国算得上什么大富豪吗?无论是福布斯还是胡润房地产百富榜上都从来没有出现过他的名字,他的个人财富尚不及胡润房地产百富榜上敬佩末座的亿达集团孙荫环40亿财产的1%;或从另一个角度,比较万科历年的纳税额和王石的个人财富,比起其它的地产大鳄,无论是SOHO中国的潘石屹/张欣(270亿),复地的郭广昌(60亿),碧桂园的杨惠妍(1300亿),世茂的许荣茂(550亿),合生创展的朱孟依(255亿),证大的许家印(400亿)……他的获取和他所创造的财富比例是非常非常低的,业界还能找得出第二个吗?比起那些敛财数十数百乃至上千亿,捐出几千万的人来说,谁对这个社会的贡献更大,索取更少呢?作为并非第一大股东的董事长,万科公司制度规定的每年的慈善类费用额度为1000万元,其中500万元用于公司总部所在地广东省的一些项目,300万元已在年初的雪灾中捐出,震后的200万捐款的确已是董事会授权的上限,毕竟这是公司所有股东的钱,最近的1亿无偿重建案也是董事会通过,提请股东大会表决的,所有的流程都体现出了一个治理结构完善的上市公司应有的严谨规范。比之上市公司捐款,大股东冠名的例子,王石这回招致的骂名,实在是“不智”到家了。

  今天的中国已不是唐山地震时积弱、贫穷、动荡甫止的中国了,经济规模居世界第四,各级政府坐拥5.1万亿财政收入和其他数以万亿计的预算外收入,他们应当也有足够能力和财力承担起救灾重建的主要职责,这也是亿万纳税人给予政府的信托责任。应该说政府在这一次的灾害中表现出了很强的动员能力和努力,人民解放军官兵也一如既往地英勇奋战的抗震救灾第一线,有些救援真的可以说是不惜一切代价,这些都值得我们尊敬和欣慰。可是对一个国家而言,更最重要的是制度性的建设,灾害的预防远比救助代价更低,效果更好。灾害和突发性事件的救援也更需要制度性的规划和保障来取代一事一例的决策。王石也许是个过于理性的男人,他的言论伤害到了群情激昂的大众的感情,过去几天,我们也许来不及有太多理性的思考,而现在,是必须认真想想的时候了:为什么有那么多学校被震垮?捐款捐物如何做到透明公开?怎么做才能真的使我们的国家进入可持续地发展的轨道?经过这一次大灾难,我们的舆论环境看起来已经变得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好,我们可以,也必须发出更多质疑的声音。我真的希望所有的人都能更多的运用理性思考,停止意气用事地谩骂和粗暴的人身攻击,用我们的双眼洞察事物的真相和本质,踏踏实实做一些真正有用的事。

辩多难兴邦

Z- 11:19:34
明报/四川地震重灾区之一德阳市前日发生地灾以来的第一次大规模骚乱,民众当日发现有货车私下向商舖卸下救灾物资,怀疑有人侵吞转卖赈灾物资,数千愤怒的民众包围了运送物资的货车和一家商舖抗议,演变成流血冲突。

愤怒的民众不但痛殴前来现场劝阻的官员,更与数百公安及武警对峙,还砸??警车,场面一度失控,一名公安副局长受伤送院。骚乱最终在当局承诺查明真相后才告平息。

据内地互联网消息,在全国哀悼日的第三日,四川重灾区德阳辖下罗江县城,当时一辆货车在一家商舖卸下大批物资,包括火腿肠、八宝粥、即食麵、樽装饮用水等。有居民怀疑这些物资很有可能是救灾物资,在质疑声中,未卸完货的卡车匆匆开走。有民众拨打 110报警,在警员到来后,又有一辆没有牌照的军用吉普车开来,来人向警员示意是县武装部的,同时把卸在店舖门口尚未搬入店内的物资运走,此时民一哄而上,拦住了这辆军车。其后,在民众的口耳相传下,大量居民包围店舖和车辆,情绪激动。军车之后在公安引导下从人群中驶出,而那家商舖则被愤怒的民众围得水泄不通。

F- 11:26:25
多难兴邦

Continue reading

北飞的候鸟

  天空才将将放晴了一日,便又笼罩在阴冷的灰色调里了。

  昨天下班的时候,米粒发给我一个Space的链接,名为北飞的候鸟,是一个刚刚离开这个世界的女孩写下的文字,最后一帖已然留下了2000多条留言,看了最后的几篇,很是压抑,是熟悉的抑郁情绪。

  点击2005年4月的摘要,从可以追朔的故事源头看起,可是直至夜深时阅读的指针指向了2007年,这依然是一个不失活泼的年轻女子的生活日记,很难察觉出接下来几个月内发生的变故将会迫使她放弃生命。状况从2007年10月起急转直下,出轨的丈夫颠覆了整个婚姻,成了她不能承受之重,弥漫在生活里散不开去的悲观情绪终于让她作出了决绝的放弃,可惜的是放弃的不是已遭背叛的爱情、婚姻和家庭,而是生命的全部。

  于是昨晚做了奇怪的梦,梦见去了猪头家,张妈妈向我诉说猪头和李梅几乎每天都要吵相骂,其实每个周末去打球的路上也都能看见他们两个拌嘴的情形,为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也总是以一方的看似不太情愿和半哄半敷衍、假惺惺的退让和偃旗息鼓而结束,只是大半年以来,这样的磨合越来越让我觉得两个成长于相隔千里、迥异环境里的人正紧密地把生活嫁接到了一起,那些激起的浪花最终都会在宽广的海洋里归于平静,等待下一次潮起。Continue reading

进步

  悲伤的情绪似乎在龙王们中间蔓延,又是一个阴雨霏霏的天气。

  没有带雨衣,中午回家的时候冒着小雨低头骑行,快到家的时候,险些撞到廊柱后跌跌撞撞走出来的一个小女孩,原本这样的速度,换做一个成年人,就算碰到了也不会有什么大碍,可看到她还是个蹒跚学步的幼儿,那么的弱小,刹住车后,我猛地一阵惊悸,冒出一身冷汗来,好久好久没法回过神来。

  昨天晚上回家的时候我还在想,搬了新的地方,要多过一条车水马龙的马路,以后要尽量少让爸爸妈妈来才好,他们年纪大了,万一有个闪失,我全然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可今天我却忽然发现自己也完全有可能扮演终结者的角色……离铸成大错是那么的接近。

  不过看看孩子安然无恙地走着,又回到了妈妈的怀抱,我也就慢慢释怀了,活着真是件不容易的事,也许随时都会犯错和被错误伤害,小时候常欣喜于被表扬,最大的鼓舞来自于“进步”吧,如果每一天都比昨天更好,该有多满足呢?至少比起某个明确的目标,似乎更容易达成和让人快乐吧。呵呵,也许我真的老了,好像只要老人们才会常常说:“人心不足蛇吞象”这样的话,该振作一些才是!

命运

  41岁的表嫂上周体检时发现了乳腺癌,闪电般的住院,手术,开始化疗。命运似乎总是捉弄一些善良的人,短短几天,报社里去看望她的人已经超过了200,慰问品堆积如山,也算是遭遇这突如其来的灾难后莫大的安慰。每每这样的时刻,才是真正体验什么叫做活着的时刻。无论你曾经对人生抱定什么样信念和态度,在这样的考验面前都不得不重新审视面前的道路。

  我所认识的女性常常都有令人惊讶的镇定和坚强,在这样的一个病人身上却有着完全超乎常人的生命力,于是又让人越发愤恨上苍的不公。可是细想想很多事情也许都有着蛛丝马迹的联系,正因为她的坚强和努力,才负担了过于辛劳的工作和家庭责任,而身体和健康更多地遵循着自然法则,并不是完全由意志所左右的。

  冬天似乎是一年中最难熬的季节,寒冷让许多东西都变得僵硬,连思维都似乎受到了影响,只有时间自顾自地流淌,一个又一个的周末接踵而至。

  有些日子没有读到什么让人触动的文字了,设计杂志上的图形千篇一律的诡异和繁复,仿佛只为掩饰空洞和苍白。在新年来临之前,这应该是个平淡的季节,想起儿时一个大我5岁名叫包凡的哥哥,如今不知在挪威过着怎样的生活,当心绪繁杂不堪忍受的时候,便有些向往北欧国度宁静、安详、童话般的生活,也特别中意他们简洁洗练的设计,深入骨髓的纯粹。

  记忆里我所认识的名字叫凡的孩子却几乎个个有着不凡的才能和成就,随和谦逊的父母给他们创造了最宽广无束的空间,让我这样曾被寄予许多期望的孩子艳羡不已,不知祈求平凡的愿望落空是不是为人父母最幸福的失落呢?

馄饨

  爸爸妈妈晚上赴宴去了,我得自己解决吃饭问题。离家不远的乐购超市旁边有家永和豆浆,那里的虾肉馄饨味道还不错,晚上就拿它打发肚子了。

  入秋以后已经颇有些凉意,在店门口停车的时候,穿着制服看车的阿姨正在寒风里捧着饭盒吃她的晚饭,见我要停车,便急急忙忙三下两下扒完剩下的几口,把空饭盒递给身旁的中年男子,停完车我才意识到那是给妻子送饭的丈夫。坐在温暖的店堂里,捧着热气腾腾的馄饨,望着窗外寒风中的这对在社会底层守望相助夫妇,心里有种别样的滋味。

  华灯初上,中山北路上的车流熙熙攘攘,这个泱泱大国的万千子民中,有多少就是这样生活啊。一边数着碗里的馄饨,我一边回味着一位朋友关于人口问题的观点,当每一个生命被无辜地带到这个世界,等待她的是幸福还是苦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