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啪啦

清晨被鞭炮声惊醒,徒劳而无可奈何地抱怨。

似乎是每个年节都会小有争议的话题,如今过年还该不该放鞭炮呢?永远都莫衷一是,注定如此。在引入了PM2.5之后的空气污染指数清晰地表明了这一传统欢庆习俗对人口密集的都市的严重影响,尽管事实上甚至还远不止于此,火灾和伤人事件也每每见诸报端,相比之下我的清梦实在微不足道,这当然不足以剥夺无数人对传统的眷念和拥戴,很多年以前,放鞭炮不也是我自己过年时翘首以盼的事情吗,没了爆竹声的陪伴,哪还有什么年味儿?Continue reading

藩篱

  下班照例骑单车回家,短短的远景路上闸北和普陀的交界线泾渭分明,一面灯火通明,一面幽暗肃杀,在阴影里一位操着异乡口音的男子对着一位抱膝坐在地上的女子施以拳脚,而另一个女人则在边上对挨打的女子恶言数落着什么,挨打的女子只是默不做声。我停下了车,但又觉得自己既不知就里也似乎并不具备直接遏制这般暴力的能力,前面几十米外就有一个治安岗亭,我于是重新蹬上车来到岗亭处报案,岗亭里有三个中年男人,着装各异,听了我简短的陈述,回应道:“那是他们(闸北)那边的事,那边的”。我无言以对,他们不过是领着千把元微薄薪水的联防或治安协保人员,几十米外对他们而言或许已是另一个世界了……Continue reading

安得广厦千万间

  周末和父母一起去昆山参加了世茂举办的业主联谊活动,已经许多许多年没有下水游过泳的母亲特地为此买了新的泳衣,并且玩得十分尽兴,虽然世茂这个小区的房子质量差强人意,不过冲着它还算低廉的售价和颇为慷慨的一些回馈活动,也还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一同参加业主联谊活动的很多都是上海人。说起房子,大概是许多准备买房的新老上海人的一大心病,高企的房价逼迫许多人像我一样把第二个家安在了卫星城,异地置业已经成为很多人现实的选择。

  房地产成为热门焦点话题似乎已经很久了,从牛刀、时寒冰到易宪容,专家们已经多次发表文章指称房价过高,存在巨大泡沫,并举出了诸如租售比、房价收入比等一系列数据和国际通行标准作比较,可是现实似乎总一再给这些孤独的斗士泼上一盆又一盆凉水。就拿我在上海的家来说,从2000年至今就至少整整涨了5倍,而可怜今年毕业的大学生们的起薪比起十一年前我毕业时却是原地踏步甚至只少不多,对于他们而言,别说自力更生买房只能是个虚无缥缈的念头,生活的现实压力也无疑比之十年前更加沉重了。Continue reading

转停车趣事两则

原帖发表于爱卡社区上海分会,作者:eachfans88

之一

  上周,开会带儿子去中福会少年宫小伙伴剧场看儿童剧,想着不知道又要破费多少停车费了。

  正好看到门口路边停着一溜的车,突然灵机一动。Continue reading

BMW新解

BMW=Bus+Metro+Walk
在能源和环境危机的时代,BMW的确是都市人除自行车以外的最佳交通工具了

LEMO记

  近来太阳公公起得很早,晚上若是忘了拉上窗帘,清晨时眼帘就已抵挡不住窗外照进的光线。每每一大早就已泛起阵阵暑气,迫得知了们开始声嘶力竭地放声高唱,万蝉齐鸣,加之在高楼间反射震荡的回声,我再想迷糊一会儿也实在是清静不了了。

小广告小广告
围墙

  前几天出门的时候看见一位年轻人沿着小区的围墙刷贴小广告,小区边上的这条马路其实行人稀少,以传播学的观点来看这样的广告其实到达率并不高,可是和这座城市的其他各个角落一样,注定逃脱不了充当传媒的命运。

  记得小的时候,弄堂口、车站旁,许多人来人往的公共场所都有招贴栏,上至政府通告、中级人民法院近期宣判的刑事案犯,下至市民百姓的寻人启事、失物招领、街道社区的文化活动,都借这一方宝地广而告之,后来者覆盖于先到者之上,又被再后到者覆盖,待到一场大雨来临,洗刷一遍,大家从头再来。

  时过境迁。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的上海早已今非昔比。白纸黑字的法院布告再也装不下各式各样犯罪分子的名字,官方的主要传媒也早已从原始落后的招贴变成了广播电视报纸杂志到互联网络的立体平台。招贴栏这个原本官民共享的传播媒介也就不知不觉地随着城市改造没了踪迹。草根百姓是观众、听众、读者、网民,但好像没有人觉得他们会需要发布什么信息,如今这年头,发布信息可都是要钱的。于是这个城市一座座新建的光鲜靓丽的建筑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滋生出了如牛皮癣般的小广告。

  如今,在这些信息丰富的围墙柱子下面,还经常收集着来往计程车司机们无偿捐献的宝贵氮肥,因为城市的设计者们实在没想到计程车司机居然舍不得花5块钱停车费外加5毛钱占位费去不远处的轻轨站上一次体面的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