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百佳唱片榜單之一

臺灣著名電臺節目主持人陶曉清女士發起了“臺灣流行音樂百張最佳專輯”的評選活動。此次評選的範圍是從1975年楊弦的專輯《中國現代民歌集》開始到1993年1月出版的所有專輯,前後兩次的評審共邀請了臺灣音樂界、傳媒界及其他有關人士約150多人參與,而評選的標準則以整張專輯在原創性、詞曲、演唱等多方面的綜合表現作為考量,以務求評選的公正性與客觀性。對於此次評選,所有的參與人員都投入了極大的熱忱並付出了艱辛的勞動,從而使得最終出爐的這份榜單顯得尤為珍貴和極具價值。Continue reading

杀死创作

2012年3月31日,国家版权局在官方网站登出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修改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其中某些条款引发了巨大的争议,这是多年以来对我国立法程序和质量诟病的又一次反映和体现。

《草案》开宗明义的总则第一条就写明:

为保护文学、艺术和科学作品作者的著作权,以及传播者的相关权,鼓励有益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物质文明建设的作品的创作和传播,促进社会主义文化、科学和经济的发展与繁荣,根据宪法制定本法。

这条看上去纯属套话的条款其实已经清晰地将问题的根源呈现在所有人的眼前——《著作权法》除了保护作者,还要保护传播者,除了鼓励创作,还要鼓励传播。可是当互联网和媒介日益发达的今天,创作者和传播者的阵营开始越来越呈现竞合的状态,甚至在很多场合是泾渭分明,冲突矛盾大过互济共赢。那么我们的法律是如何来协调这样问题的呢?Continue reading

纵贯线——出发

  上午打开电视,昨天春晚的重播,在临近压轴时登场的是四个老男人的新组合——纵贯线,李宗盛、周华健、罗大佑、张震岳这四个总出道资历突破86年、发行过近70张个人专辑、发表近600首创作、350场以上个人演唱会的音乐人用各自被无数人传唱的代表作演绎了英雄、父亲、少年和爱人四个不同的角色,在没有了昨晚的鞭炮纷扰之下,音乐本身的感染力显得愈加弥漫和纯粹,在这样的歌声伴随下长大的我像是被重新扔回了时光漩涡,百感交集,串烧段最后的摇滚新歌《出发》响起时,更是血脉沸腾。

  出发啦 不想问那路在哪? 不怕命运给什么关卡
  当车声隆隆 梦开始阵痛 它卷起了风 重新雕塑每个面孔
  夜雾那么浓 开阔也汹涌 有一种预感 路的终点是晴空
  出发啦 不要问那路在哪? 迎风向前 是唯一的方法
  出发啦 不想问那路在哪? 不怕命运给什么关卡
  当车声隆隆 梦开始阵痛 它卷起了风 重新雕塑每个面孔
  夜雾那么浓 开阔也汹涌 有一种预感 路的终点是晴空

  当旋律嘎然而止的一刻,也许是因为逝去的时光和感情,也许是因为破灭的和未竟的梦想,霎那间,我忍不住泪流满面……

红豆词

终于在偶然间找了南方的这首《红豆词》,原来一直以来都记错了歌名……

词:曹雪芹 梁文福   曲:梁文福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
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
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
忘不了新愁与旧愁

咽不下玉粒金樽噎满喉
照不见菱花镜里形容瘦
展不开的眉头挨不明的更漏
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隐隐
流不断的绿水悠悠

今日一曲相思红豆
不为你们那个消瘦
年少轻狂为你谱的新愁
他日你们还记的否
痴情笑我爱强说愁
蓦然回首春华已过
才子佳人神话代代依旧
菱花镜里白了多少少年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