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

  一连几天,枕边的书变成了安妮宝贝的《莲花》,暂且替代了有些艰涩的《国史大纲》,两晋灰暗的历史恰让人提不起精神。不知是不是因为小说的缘故,夜里无缘无故多出许多梦来,甚至梦见了去世多年的爷爷,老人的面目依旧清晰慈祥,只是不知何故身形罩在半段玻璃樽中,一言不发。醒来只记得此节,其余一概淡忘。

  以小说论,能对我的人生产生影响的,大概就算是金庸和安了,读武侠时尚在少年,世界观还未成形,小说对价值观的熏陶是潜移默化的,读金庸的少年,或多或少都会有行侠仗义的志向,哪怕后来慢慢消磨于无力抗争的社会现实,终有些深入骨髓的忠信义勇时不时地挥之不去。初读安的文字正逢网络文学兴起之时,那时的安文笔艳丽诡异,格调清冷阴郁,往往是都市流浪、宿命的故事,只是欣赏她驾驭文字的天赋和表达方式的独特。不觉时光流转,多年以后再读她的文字,遣词用语依旧精致入里,却更有着从敏锐感性的女性视角罕见的人生自省。Continue reading

夜生活

  实在是很少带着笔记本去见客户,于是干脆把它从公司带回了家,成了床头的玩具,在夜深人静的夜晚,甚至能听到散热风扇发出的轻微声响从老旧的IBM A22P外壳的缝隙中流淌出来,早已过时的SMC PCMCIA WiFi网卡忽闪忽闪地眨着眼睛,生平第一次躺在床上上网的感觉真是惬意啊。

  在卓越上买了一堆安妮宝贝的书,想起上一次竟然已经是七年前的事了,拿到手的时候发现有两本《莲花》,看看订单上的数字也的确是2,一定是我的老年痴呆又不幸发作了。正好表妹来家里玩,便送了一本给她,谁知她说:“你怎么买女孩子看的书呀?”我只好付之一笑。

  一堆安妮宝贝的书之外,还另有一本添头,是一位所谓的80后女孩的“后安妮宝贝作品”,包装得暧昧撩人,耐着性子看了十几页之后,终于忍不住判定为垃圾而仍在了一边。

  安妮宝贝的文字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和美感,我很有些羡慕她驾驭文字的天赋,表达的细腻,遣词的精致,让我想起小时候看莫非攥着铅笔画公仔画时的那种崇拜与迷恋,在后来上学念设计时,我一直渴望自己能够拥有这样的天赋,可是终究发现自己只有半吊子的天份。有这样的天份才称得上艺术家,所以我不是,我只是一个设计师,想到此节,便无名地自卑起来。

  《蔷薇岛屿》的第一篇,写的是父亲离世的感伤,却用的是小说的形式,第三者的口吻。可是触动灵魂的情感,清晰可辨地渗入心田,尤在这寂静的夜晚,让我数次合起书来发上一阵呆。在这样的时刻,都市的喧嚣和忙碌终于离我远去。

  “它穿越痛苦,带来慰籍。它温暖。平淡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