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ffles的季节

  过年时去舅舅家拜年,舅舅又送了一盒巧克力给我。为什么要说又呢——常常收到来自舅舅或是表哥的巧克力礼物,就像我每年送酒当作给舅舅的年礼一样,几成惯例。妈妈平时并不怎么吃甜食,小核桃是她的最爱,唯独对巧克力还算情有所钟,她尝过之后,忙不迭地向我隆重推荐,我拿起一颗看了下,咖啡色的不规则形状,像是信手捏来,似乎裹着一层薄薄的可可粉,放进嘴里,是与众不同的绵软感觉,很快醇厚的巧克力味就在舌尖弥漫开来,如雪般融化,真是妙不可言。以我的孤陋寡闻,还真是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巧克力。

  照着包装上的商标上网查了下,才知道原来它的独特口味源于一种法国特产的名为松露的菌类,象冬日里的天使一般,每年冬季临近时松露才翩然而至,因为只有冬天的气温才是这种娇贵菌类的天然保护伞, 它做成的巧克力的熔点只有23度,超过该温度, 它就真的就像雪般遇热会自然消融,难怪如此美味。特意留出了一半给总是加班的她,我想一定也会是她无法拒绝的味道……^^

  忽然想到了千里外蒙山的小秀珍,巧克力对她而言该是多么奢侈的东西啊,人的命运是如此的不同,当我们追逐着梦想,或许是荣耀,或许是名望,或许是财富,或许是成就,我们有没有真的珍惜我们已经,或是曾经拥有的,平凡却其实非常宝贵的东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