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P2011 OBS 分享感言

刚才Vivan(教官)问我,总结这些章程对今后一年的TIP学习重不重要,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很重要啊。可是当我站在这里看你们写的五条“we must”,我却发现去年我们在这里写的五条其实我一条也想不起来了。这是不是意味着它们根本不重要呢?当然不是。这也是我今年回到乌敏岛和大家一同体验这三天历程的原因之一。我想首先如同刚才智忠所说,保持激情难能可贵。这三天大家在OBS所经历的挑战可以凭自己的勇气,队友的鼓励,以及竞争中的求胜欲来克服和战胜它,然而在接下来NTC的一年学习生活中,大家所面对的将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我们不妨问一下自己:在接下来的一年中,是否能像这三天一样继续满怀激情?是否能象这三天一样给予同伴一样的信任和被信任?其次,现在这五条章程是大家总结和妥协出来的,但是作为一个创业者,需要时刻保持自己的独立思考,借用一句苹果的广告语——Think Difference 不同凡想,要有属于自己的准则和思维,创业就是要发现没人没有发现的商业机会,不要做一个人云亦云者。今年我再一次回到这里,观察你们面对和我们去年所经历的同样的挑战,我有了许多和去年不同的想法和收获,希望大家在回到NTC之后,每当学习一门新的课程,不妨回顾一下过往的经历,包括这三天在OBS的训练在内,如果运用所学的新知识新思维,这些过往的经历会有什么不同?总之,这三天OBS的训练不论是对接下来一年在NTC,还是对大家人生而言都只是一个起点,未来的路还很长,希望大家一路走好,祝大家好运!

消费的原罪

PMD:
我突然想到一个关于消费产品的问题: 随着人类更加富足,我们可以更快地更新消费品(排除过度消耗资源的不道德因素)。但是一个极大的限制是:我们不知道怎么处置旧的那款,于是就无法买新的。

所以,以后卖产品的是否应该把回收旧的产品integrate到新品的销售过程中?比如,我去年才买了打印机,现在又想购买和iPad的Air Print功能对接的新款,或者是李小龙纪念版打印机。但是因为不知道如何处理我的旧打印机(比如我觉得寻找二手买家非常麻烦),这就限制了我购买新的那款。如果我知道我用了一年的旧打印机可以按6折 trade in,那么我就有动力购买新的了。现在回收旧产品的方法主要是二手买卖和黑市,为什么公司不把这个渠道囊括进来呢?

好像少数商家,比如苹果有这种trade in的服务。现在没有很多人这样做的原因,是否是因为回收再利用的技术不发达,还是我们的自然资源太便宜了?

Frank:
我想这里有一个环境成本的问题,当一件产品被设计生产出来的时候,它的生命周期终结时回收处理的成本就已经大致确定了,但是在现行制度下制造商根本无需负担这部分成本,因而当产品真的需要回收处理时,就面临着找不到人愿意负担处理成本的尴尬境地,谁愿意做一件只有付出没有收益的事情呢?另一方面,工业化大生产的特性决定了当一件产品以流水线的形式(在今天可能要适用比流水线生产更高级的供应链管理概念)生产时它的制造成本远远低于近乎原始的人工维修、改装及更新,从而使得人们更倾向于丢弃有些许问题、不满,或者显得有些陈旧、过时的产品而购买新的,这也同样由于今天我们是以极低的价格(仅仅略高于开采成本)来计算许多需要千百万年才能在这个星球上生成的资源,这些被严重低估的资源和材料在产品的成本构成中所占的比例微不足道,所以没有谁会珍惜功能、设计、技术上已经过时的产品。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其实是对我们子孙后代的一种掠夺,而可悲的是他们还未出生而根本无力反抗。今天当中国以世界工厂的身份向全球输出工业制成品,同时也等于在大量贱卖同属这片土地上千百年后的子孙万代的资源,而美国所付出的不过是多印几张绿色的纸片,所以尽快完成经济结构转型并倡导节约不可再生资源是今天我们每个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另外一个解决问题的途径是从制度面着手,试想如果所有产品用到的材料都非常昂贵地回归它本应有的价值,那么制造商就会尽力设计出功能易于升级改造和翻新的产品,就像足金首饰过时了人们也不会扔掉,大不了熔了重新打一款新的,如此每个产品才更像一个可以有机生长进化的个体而更长久地与我们共存在这个世界。那时候翻新、改造、回收的成本和产品的价值相比都已经显得微不足道了。

博弈游戏

  昨天是正式开学的第一天,上午是一些例行的仪式和事务,同学们作了简单的自我介绍,互相间算是有了初步的了解。下午的节目是两个挺有意思的小游戏,一个是关于博弈的游戏,所有同学分为12组,每组有6位同学,每两组成对在双赢/零和/双败中作博弈选择,所有小组中得分最高者为胜。其实这是一个关于信任的游戏,只有博弈双方能充分信任,方能维系双赢的局面,一旦有一方对零和状态的下较高的背信竞争获益动了心,导致信任破裂,便难以避免两败俱伤。我们和对手的游戏一开始进行得很顺利,从开局第一轮起,双方的善意就一直被维系着,中间有些波澜也很快在各自的小组内平息了,可是按照游戏的设计在最后一轮的分数将被乘以5倍,而累积的信任将在此轮之后因游戏的结束而灭失,因此我们都自然而然地倾向于认为大家都会在最后一轮准中放弃信任,而既然最后一轮的两败不可避免,那么前一轮背信而获益似乎是个很聪明的选择。在现实生活里,按照我的价值观,多半不会做这样的选择,可是游戏玩得投入了,便把结果看得重了。小组里唯一的长者意见和我们相左,他觉得应该一路互信到底,即便最后有被辜负的巨大风险,但在投票时,我们以5:1的压倒优势选择了提前背信,结果这一轮依然选择相信我们的对手输了,隔着玻璃可以远远地看见对面印度大叔失望、愤怒和沮丧的表情。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