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创作

2012年3月31日,国家版权局在官方网站登出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修改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其中某些条款引发了巨大的争议,这是多年以来对我国立法程序和质量诟病的又一次反映和体现。

《草案》开宗明义的总则第一条就写明:

为保护文学、艺术和科学作品作者的著作权,以及传播者的相关权,鼓励有益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物质文明建设的作品的创作和传播,促进社会主义文化、科学和经济的发展与繁荣,根据宪法制定本法。

这条看上去纯属套话的条款其实已经清晰地将问题的根源呈现在所有人的眼前——《著作权法》除了保护作者,还要保护传播者,除了鼓励创作,还要鼓励传播。可是当互联网和媒介日益发达的今天,创作者和传播者的阵营开始越来越呈现竞合的状态,甚至在很多场合是泾渭分明,冲突矛盾大过互济共赢。那么我们的法律是如何来协调这样问题的呢?Continue reading

噼里啪啦

清晨被鞭炮声惊醒,徒劳而无可奈何地抱怨。

似乎是每个年节都会小有争议的话题,如今过年还该不该放鞭炮呢?永远都莫衷一是,注定如此。在引入了PM2.5之后的空气污染指数清晰地表明了这一传统欢庆习俗对人口密集的都市的严重影响,尽管事实上甚至还远不止于此,火灾和伤人事件也每每见诸报端,相比之下我的清梦实在微不足道,这当然不足以剥夺无数人对传统的眷念和拥戴,很多年以前,放鞭炮不也是我自己过年时翘首以盼的事情吗,没了爆竹声的陪伴,哪还有什么年味儿?Continue reading

人命杯具

楼下发生了一桩命案,一名男子被刺杀于自己的车内。警方很快破了案,案情说来也并不复杂,只因该男子与他人的妻子有染,被对方发现,大概实在气不过,就“拿伊做脱”了。

这位被带了绿帽子的老兄自然难逃法律的制裁,然而本朝法律并无“通奸罪”,所以此君以及众多在婚姻关系中真诚付出而被伤害的一方纵使觉得受了天大的侮辱和委屈,也只能尽力承受法律对婚姻保护不力的现实,而拈花惹草和水性杨花者最多只会受到所谓道德的谴责,而在社会道德水准处于历史低潮期的今日,对此不以为然者亦大有人在。而本案的当事人——似乎身兼凶手和被害人两个角色——无处伸张自己的权利,便铤而走险出此下策,拼了个鱼死网破,真是如假包换的“杯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