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愁體:中華

小時候,中華是一管白白的牙膏!我在這頭,笑容在那頭。上學了,中華是一支細細的2B鉛筆!我在這頭,考卷在那頭。工作了,中華是一條條紅紅的香煙!我在這頭,領導在那頭。將來啊,中華是道細細的國境線!父輩們在裡頭,孩子們在外頭!

Continue reading

坚持

  昌化路上不久前新开了一家理发店,贴出了开张优惠的海报,父亲发现了以后先去尝了个鲜,回来告诉了我和母亲,说新来的理发师手艺不错,于是母亲接着去了,回来也是一番溢美之词,于是鼓动我也去剪了个头。无论在哪家发廊我都是最没有价值的客户,永远都是最低消费,最多不过洗剪吹,也没有固定的理发师,随遇而安,他们通常迫于业绩压力都会向我推销各种各样额外服务或是鼓动我办理充值卡,我总是厚着脸皮又有些惴惴不安地一一谢绝。而在那家新店的体验有些不同,理发师从头到尾只问了我喜欢什么样的发型,住在哪里。理完发回家,母亲对这次理发师的手艺很是满意,我自己只能看见自己在镜子里的脑袋,对于自己发型的评判只好人云亦云。不料一个月后我准备再次光顾时却发现这家才新开张没多久的店已是人去楼空,想来这段路上一直人流稀少,即使巷子一点也不深也招徕不到什么客人,不过创业虽然艰难,好不容易有了如我这般的回头客,东家却连第二个消费周期也没有坚持到,未免让人叹息,许多事情实在是稍许再坚持一下,就会迎来转机,可是往往因为放弃了而功败垂成。

  移居他乡三个月后,张奕翔在一次风寒之后开始流露思乡之情,猪头自称为三月之痒,在那个到处鸟都拉屎举目无亲的地方确是人之常情,希望他和李梅好好保重,若遇着什么困难,勉力坚持一下吧,自助者天助,通常总是会柳暗花明的,祝福你们!

中秋

金盏银樽琼浆满,
遥祝团聚皆尽欢。
古往今来月圆夜,
多少心事为谁瞒?

人生的流动性

由蓬勃的流动性推动的这波牛市似乎显出了一丝疲态,7月的银行贷款余额增长环比下降了7成,发改委和央行的口吻也有了微妙的变化,尽管上海的房价还在继续向天空攀登,成交量却开始明显萎缩。

自打日全食过后,阴雨天已经绵延了大半个月,30年的记忆里似乎也不曾有过这样漫长的灰色夏季。随着年龄的增长,所实现的目标把人生的轨迹界定得越来越清晰,也把自己曾经拥有的潜力一一兑换成了现实,年少时总是有无穷无尽的梦想,给刚刚启航的青春注入无比充沛的流动性,随着时光流转,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使得曾经的梦想渐次沉淀下来,铸成了现实的碑铭。

周末姨父姨妈金婚的聚会上,标准90后的两个小侄子也让我着实领教了什么叫做后生可畏,在一年甚于一年的应试教育指挥棒下,这两个小子仍然可以桀骜不驯地专注于自己喜欢的东西,专注使他们表现出的才能让我暗感吃惊,也让我对自己时而隐隐自满的内心深处抱有一丝惶恐。

年节时被纵贯线的《出发》深深打动,那四个中年男人给了我很深刻的启发,终于决定重启新的旅程,给已延续多年的过往点上休止符,让新的梦想给人生注入新的流动性。播下种子才会收获希望,带来引领前进和上升的动力,在贪婪的时候恐惧,在恐惧的时候贪婪,人生,其实也同样适用。

沸水?寒潭?

生活又陷入了一段时期的失语状态,间或有些约会,却没有开始。

天气渐趋炎热,却不见沸水,只有寒潭。

纵贯线——出发

  上午打开电视,昨天春晚的重播,在临近压轴时登场的是四个老男人的新组合——纵贯线,李宗盛、周华健、罗大佑、张震岳这四个总出道资历突破86年、发行过近70张个人专辑、发表近600首创作、350场以上个人演唱会的音乐人用各自被无数人传唱的代表作演绎了英雄、父亲、少年和爱人四个不同的角色,在没有了昨晚的鞭炮纷扰之下,音乐本身的感染力显得愈加弥漫和纯粹,在这样的歌声伴随下长大的我像是被重新扔回了时光漩涡,百感交集,串烧段最后的摇滚新歌《出发》响起时,更是血脉沸腾。

  出发啦 不想问那路在哪? 不怕命运给什么关卡
  当车声隆隆 梦开始阵痛 它卷起了风 重新雕塑每个面孔
  夜雾那么浓 开阔也汹涌 有一种预感 路的终点是晴空
  出发啦 不要问那路在哪? 迎风向前 是唯一的方法
  出发啦 不想问那路在哪? 不怕命运给什么关卡
  当车声隆隆 梦开始阵痛 它卷起了风 重新雕塑每个面孔
  夜雾那么浓 开阔也汹涌 有一种预感 路的终点是晴空

  当旋律嘎然而止的一刻,也许是因为逝去的时光和感情,也许是因为破灭的和未竟的梦想,霎那间,我忍不住泪流满面……

冲妈妈发了脾气。
这不是我想要做的,可是还是做了。
晚上计划做的事情尽数取消,是因为情绪的影响。
很善于理性思考的人,也会很情绪化。
妈妈爱我,我也爱她。两者都毋庸置疑。
这依然无法避免所有的矛盾。
过激反应的缘由无法启齿。
出乎自己意料的情绪反应昭示了我的脆弱,自尊和自卑犹如两生花,缺乏自信。
依然渴望成长,用拒绝关爱的方式,在三十三年之后。
总有哪里错了。
心怀歉意,并沮丧。
需要深呼吸……静候深夜来临,让世界归于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