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俎代庖

晚上下班回家,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给马路上的倒影添上星星点点的律动,骑着单车在路口等红绿灯,路边疾步走过的女子对着手机大声喊:“钱多多——”  我很好奇地产生这是不是一个人名字的念头,因为直觉告诉我这就是大富翁里那位和阿土仔孙小美齐名的钱夫人的本名。

绿灯亮了,我拐过了路口向前骑行,钱多多这个名字一直在我脑海里萦绕,这其实是个挺好的名字呀,至少很适合一个天真烂漫并没有什么铜臭气的小女孩,不知怎么的,我脑子了马上又浮现出了另一个名字:张朵朵。除了音律有些相似,我现在看不出它和“钱多多”有什么内在联系,但是实在适合张大居士莫须有的女儿,“张朵朵”自然还随她老爸姓张,“朵朵”却和孩儿她妈李梅的名字见合,梅花朵朵的意味,多好……且慢,万一生了个儿子呢……那就叫……张浴雪,仍是父姓母名,梅花浴雪,也不错,虽然还是有点女孩子气,要不用御雪?反正按拼音缩写俨然还是ZYX二世……

呵呵,猪头啊猪头,我帮你连儿女的名字都想好了,你还是快点生个活宝出来罢!

童真

  晚上送行,舅舅要去意大利两个月,难得这次可以带上舅妈一起去,两个小侄女儿便只能交给她们腿脚不便的外婆带了,好在住楼上楼下,妈妈还可以常常上楼帮忙照应。

  两个孩子表面上看起来很幸福,可是每当妈妈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却常常唉声叹气,有时候抱着欢欢或带着羊羊下来,也常能看到小脸上还没抹干净的泪痕。隔一代的长辈对孩子往往不是过于溺爱就是过于简单粗暴,舅舅和舅妈恰好扮演了这两种不同的角色,说起来也只能怪表哥表嫂这对父母实在当得太省心了。

  两岁的欢欢还不太会说话,却已经开始善于察言观色,跟着大人的好恶喜怒来左右自己的行为,妈妈常常为孩子过早失去本该有的童真而倍感惋惜和心疼,其实想想也许是童年的坎坷才让她对羊羊呵呵欢欢的成长特别敏感和在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