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命杯具

楼下发生了一桩命案,一名男子被刺杀于自己的车内。警方很快破了案,案情说来也并不复杂,只因该男子与他人的妻子有染,被对方发现,大概实在气不过,就“拿伊做脱”了。

这位被带了绿帽子的老兄自然难逃法律的制裁,然而本朝法律并无“通奸罪”,所以此君以及众多在婚姻关系中真诚付出而被伤害的一方纵使觉得受了天大的侮辱和委屈,也只能尽力承受法律对婚姻保护不力的现实,而拈花惹草和水性杨花者最多只会受到所谓道德的谴责,而在社会道德水准处于历史低潮期的今日,对此不以为然者亦大有人在。而本案的当事人——似乎身兼凶手和被害人两个角色——无处伸张自己的权利,便铤而走险出此下策,拼了个鱼死网破,真是如假包换的“杯具”了。

房产新政下房子免费过户给孩子或者父母的方法

提问者:
一套产权房,目前上面是我和我老公的名字,想改成我爸妈的名字(没有我和我老公的名字),操作上怎么样费用最少。双方都同意,人都可以在场。有了解的朋友吗?这算过户吗?费用大概怎么算?如果先加上我父母的名字,以后在把我和我老公去掉,是不是这样操作费用便宜些?请教了。

砖家:
你与老公离婚,房子给你老公,去掉你的名字,同时你父母离婚
你老公与你妈妈结婚,然后加上你妈妈的名字
你老公与你妈妈离婚,房子给你妈妈,去掉你老公的名字
你妈妈与你爸爸复婚,然后加上你爸爸的名字
你与你老公复婚以上结婚离婚皆为证书形式(即仅仅为了法律认可)

提问者:……

转停车趣事两则

原帖发表于爱卡社区上海分会,作者:eachfans88

之一

  上周,开会带儿子去中福会少年宫小伙伴剧场看儿童剧,想着不知道又要破费多少停车费了。

  正好看到门口路边停着一溜的车,突然灵机一动。Continue reading

周到的残疾车服务

  年复一年,每年此时的火车站都像是一个巨大的难民营,拥满了等待回家的游子,今年也不例外。又逢寒潮来袭,霜冻过后的马路似乎显得格外明亮甚至有些刺眼,邮局门口收停车费的大妈也被冷风吹得没了踪影,不过今年似乎又有些不同,南广场上支满了白色的帐篷,候车和购买当日临时客票再也不需在寒风中哆嗦了,火车站的玻璃幕墙装上了一块巨大的LED显示屏,轮放着即将发车的车次信息,在这个寒冬,终究有些东西在慢慢朝着可喜的方向改变着。

  从邮局出来,恰好路边有两位残疾车司机连拉带劝地将一位妇女扶上了车,一脸茫然的妇女其实只不过要去坐地铁1号线,最近的入口就在车站广场的另一边。在大多数人的眼里,残疾车司机的行径显然无异于骗子,不过细想想,生活里类似的事情其实比比皆是而我们往往浑然不觉,只是因为套上了精巧的包装而变得冠冕堂皇。按照某种逻辑,我们大概也可以认为残疾车司机其实提供了相当周到的服务,使那位妇女同志免除了步行前往地铁口之苦,还很有可能附送了火车站周边道路的巡游观光,使初来乍到的她对这个国际大都市能有一个初步的印象,只不过酌情收了些车费,无论如何都算是情有可原,何况残疾车司机多少也是迫于生计呢?Continue reading

命中有贵人

作者:青青李子

  他小时候,有个算命的人说他命中会有许多贵人相帮。他说他是相信的。

  他是个农村的孩子,家境贫寒,努力读书考上了大学,家里却拿不出学费。刚巧一位记者知道了他的情况,在报纸上发表了一篇报道。随后他收到来来自各方的捐助,得以顺利入学。他认为这个记者是他命中的贵人。

  大四后半学期,大家都开始为未来做打算。有门路的纷纷托人,他正没奈何处,准备回家乡小镇上教书,省会一家报纸的副刊编辑忽然打电话过来,问他愿不愿意到报社实习。原来他曾在副刊上发表过几篇文章,编辑很是欣赏他。现在副刊扩版,需要招编辑就推荐了他。他顺利进入报社,先实习,后转正。他认为,那报社前辈,也是他命中的贵人。

  报社没有宿舍,他得自己租房住,而实习期是没有工资的,他很是头疼。回学校和室友随口提了提,上铺那个兄弟却留了心。出去打了个电话,回来便告诉他,自己的一个亲戚要去北京读研,房子就在报社附近,可以免费给他住,只要他愿意替主人照顾好那只狗。没问题啦,他本来也就是爱狗的人。他认为,那兄弟和兄弟的亲戚,是他命中的贵人。

  后来,系主任邀请他到母校做文学讲座,有个大二的女孩频频举手提问,讲座后又要了他的联系方式。一来二去,那个漂亮女孩便成了他的女友。他对邀请他去讲座的系主任很是感激,认为他是他命中贵人。

  女友大学毕业,执意要去京城。女友家在省城,早就对这个城市没什么兴趣了。而他,对这个城市、对自己的职业和地位是满意的,对遥远的北京、对不可知的未来心怀恐惧。但他又不想放弃这段爱情。思前想后,还是辞了职,随女友去了北京。他乐观的想,自己命中有贵人的,走到哪都不怕。

  十年过去了。他先后做过打工仔、自由撰稿人、图书编辑、报社记者,后来有了自己的公司,算小有成就了。他吃了很多苦,受过很多罪,但很少对人提起。他只是说自己命中有贵人,比如说做记者时有人带他上路,开公司资金有困难时有朋友挪给他十万,被人敲诈时有人帮他摆平,总之遇到困难就有人相帮,这才一路逢凶化吉顺风顺水。

  他说他命中最大的贵人,是他当年的女友。如果没有她,自己大概就在那个偏远的省城做一辈子副刊编辑了。因为她,自己才来了北京,才有了更广阔的天地和更开阔的眼界,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和地位。

  而他的女友是在他最困难的时候离开他的。那时他住地下室,交不起房租,到处求职到处碰壁。

  关于这些,他从来不提。

小人物

  晚上下班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骑着单车从灯火通明的远景路进入小区大门之后,灯光就一下幽暗了很多。穿过没有葡萄的葡萄架,我靠着路的左面骑行,准备拐入通往家门的小径,忽然迎面一团黑影撞来,连忙停车闪避,对方也急忙一个急刹车,我是逆向行驶,自是理亏,刚开口打招呼说对不起,对方竟忙不迭地抢着道歉起来了。定神看时,原来是小区里收运废品垃圾的三轮车,骑车的是位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在似乎是习惯性地一个劲道歉之后,又匆匆向前骑行了。我扭头愣愣地看着他消失在黑夜里的背影,有点不是滋味。一直都很尊重自食其力的劳动,可是现实的生活竟可以让一个年轻人变成如此谦卑,我很想认为那是他纯朴的友善和礼貌,可我的内心感觉得到那不是充满自信的谦卑,而几乎是习惯性的顺从和屈服,于是,我觉得有些悲哀,仿佛他冲我发上几句牢骚我会更好受些。

  网络上依旧充斥着如红卫兵般趾高气扬地粗暴谩骂和声讨他人的网民,现实里却又有如此卑微地挣扎在生存线上失却尊严的生命。但愿他们都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小部分,也但愿这不是我乌托邦式的幻想。

辩多难兴邦

Z- 11:19:34
明报/四川地震重灾区之一德阳市前日发生地灾以来的第一次大规模骚乱,民众当日发现有货车私下向商舖卸下救灾物资,怀疑有人侵吞转卖赈灾物资,数千愤怒的民众包围了运送物资的货车和一家商舖抗议,演变成流血冲突。

愤怒的民众不但痛殴前来现场劝阻的官员,更与数百公安及武警对峙,还砸??警车,场面一度失控,一名公安副局长受伤送院。骚乱最终在当局承诺查明真相后才告平息。

据内地互联网消息,在全国哀悼日的第三日,四川重灾区德阳辖下罗江县城,当时一辆货车在一家商舖卸下大批物资,包括火腿肠、八宝粥、即食麵、樽装饮用水等。有居民怀疑这些物资很有可能是救灾物资,在质疑声中,未卸完货的卡车匆匆开走。有民众拨打 110报警,在警员到来后,又有一辆没有牌照的军用吉普车开来,来人向警员示意是县武装部的,同时把卸在店舖门口尚未搬入店内的物资运走,此时民一哄而上,拦住了这辆军车。其后,在民众的口耳相传下,大量居民包围店舖和车辆,情绪激动。军车之后在公安引导下从人群中驶出,而那家商舖则被愤怒的民众围得水泄不通。

F- 11:26:25
多难兴邦

Continue reading

  星期天下午看了一部电影,是才华横溢的韩国导演金基德的第十二部作品《弓》。这部用17天拍成,全部场景都在两艘小船上的电影却自始至终像弓一般充满张力,并且如同他的其他作品一样深刻挖掘了极致状态下的人性,也许可以借以探讨今天白天提到的话题。

  电影讲述的是一个在海上生活的花甲老人爱上收养了十年,相依为命的妙龄少女的故事。渔船上的老人没有信仰,他敢于将弓箭射向佛祖的脸,也毫不在乎自己的国别(桅杆上飘扬着的是半面残破的韩国国旗),更不在乎文明社会的人伦道德而企图和与自己相差40岁的女孩结婚,他用弓箭吓止企图接近少女的人,也用同样的弓拉出动人的旋律。剔除了几乎所有社会因素的人性在老人的身上展现无遗,他的欲望没有约束,可并不失美好,女孩的单纯几乎是真善美的化身,她对渔船外面世界的好奇和向往天经地义,可也令老人无比的惶恐,老人出于私欲的爱企图阻止她对外面世界的欲望,却遭致女孩的反抗和疏远,而终在女孩和大学生离去的绝望中将绳索套在自己的脖子上。

  今天Sara说善良总是伤害别人,让我有一点点惊讶,也许这是现实无奈的结论,但若是原罪造成,放弃善良并不会减轻任何伤害。更多的时候,选择善良是出于对它的信仰,世事的不如意也会波及于此,两个人的事情也许事关更多人,便更不可能遂了所有人的初衷,即使大家都是善意的。

  如同看到别人每天如此忙碌,也同样经历着自己的生活,可以用心感受,每个人打开家门被迫来到这社会求生,对于我们大多数平凡的中国人,都是件很辛苦的事情。每个人,都值得同情。无论他们的行为源于什么,他们只是为了让自己所爱的生活更好,所以或许都可以原谅。

  爱和善良,是这个世界上最应该被保护的东西,因为人们如此艰难,全部只是为了这两样而已,善于发现别人的优点和善意,自己也就会得到满足、欣慰和快乐吧。

  弓的伸缩之间蕴含着力量与美丽的声音,我情愿如此生活下去,直到生命的终结  ——金基德

  17天就拍完的电影,17天却不足以思考问题的答案。子夜时分,语无伦次……

进步

  悲伤的情绪似乎在龙王们中间蔓延,又是一个阴雨霏霏的天气。

  没有带雨衣,中午回家的时候冒着小雨低头骑行,快到家的时候,险些撞到廊柱后跌跌撞撞走出来的一个小女孩,原本这样的速度,换做一个成年人,就算碰到了也不会有什么大碍,可看到她还是个蹒跚学步的幼儿,那么的弱小,刹住车后,我猛地一阵惊悸,冒出一身冷汗来,好久好久没法回过神来。

  昨天晚上回家的时候我还在想,搬了新的地方,要多过一条车水马龙的马路,以后要尽量少让爸爸妈妈来才好,他们年纪大了,万一有个闪失,我全然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可今天我却忽然发现自己也完全有可能扮演终结者的角色……离铸成大错是那么的接近。

  不过看看孩子安然无恙地走着,又回到了妈妈的怀抱,我也就慢慢释怀了,活着真是件不容易的事,也许随时都会犯错和被错误伤害,小时候常欣喜于被表扬,最大的鼓舞来自于“进步”吧,如果每一天都比昨天更好,该有多满足呢?至少比起某个明确的目标,似乎更容易达成和让人快乐吧。呵呵,也许我真的老了,好像只要老人们才会常常说:“人心不足蛇吞象”这样的话,该振作一些才是!

Titanic 随想

朋友聊起一个问题:

Titanic中,如果Jack被人从冰水里救出来,和Rose重又相逢,会怎样?说是有人做过调查,很多人设想过,有人认为他们会结婚,后面再离婚;有人认为他们根本不会结婚;还有人认为他们结婚了以后会非常不幸福;总之,没有1个人认为他们会幸福。

于是这两天空一些的时候,就会想Karl, Jack和Rose的问题。我想,每个人对于这个问题给出的答案都是基于自身价值观的判断罢。的确,Jack和Rose的社会阶层相差悬殊,以我们今天所处的社会环境而言,这样的情侣的确未必能有经得起另一种考验的长久的幸福。不过,《Titanic》的很多细节都展示了Jack和Rose并不仅仅是一对冲破阶级藩篱而相爱的恋人而已。

Jack虽然是个不名一文的天涯游子,却有着在欧洲各国丰富的阅历和绝非泛泛的一技之长,他的速写和绘画才能至少足以安身立命赖以糊口,而倚资本为生的Karl在1929年股灾之后却失去了生活下去的能力和勇气,他和Jack注定会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即便没有冰海沉船的劫难,也很难断定什么样的生活会令Rose更幸福。

从晚年Rose和她女儿住所的家居陈设来看,Rose的后半生并非大富大贵,但却平和安详,可见Rose并非养尊处优,对物质条件斤斤计较的女子,不然,她也不会最终将保存了70年的海洋之心投入无尽的大海。

除去Jack的才华和Rose对财富的淡然,我想能使他们冲破层层阻力而相互吸引的,在各自的英俊和美丽之外,更多的是他们的品格。Jack和Rose的无私都在关键时刻给予了对方莫大的帮助,这是他们和Karl最根本的不同,如果不是Jack的”You jump, I jump”,Rose义无反顾折回底舱劈开Jack的手铐,他们一定比Titanic更早沉入大海。我想这正是倾向于作出悲观预测的人所缺少的东西吧,也许朝夕相处难免有磕磕碰碰,当愿意不顾一切愿意付出所有,还有什么不能宽容,值得如此计较呢?

和无私一起伴随他们患难与共的还有彼此的信任,Rose坚信Jack没有拿走海洋之心,Jack也相信Rose有能力劈开他手上的镣铐,也许这更多的是一种信念,可无私的付出和信任,不就是爱的本质吗?想想是什么把Rose逼上了后甲板的船舷?就像常常让人忍不住动怒的疾恶如仇一样,Rose对Karl的自私和卑鄙也有着彻头彻尾的厌恶,她可以和现在的许多女孩一样在几天内爱上一个人,但那个人绝不会是Ka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