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新政下房子免费过户给孩子或者父母的方法

提问者:
一套产权房,目前上面是我和我老公的名字,想改成我爸妈的名字(没有我和我老公的名字),操作上怎么样费用最少。双方都同意,人都可以在场。有了解的朋友吗?这算过户吗?费用大概怎么算?如果先加上我父母的名字,以后在把我和我老公去掉,是不是这样操作费用便宜些?请教了。

砖家:
你与老公离婚,房子给你老公,去掉你的名字,同时你父母离婚
你老公与你妈妈结婚,然后加上你妈妈的名字
你老公与你妈妈离婚,房子给你妈妈,去掉你老公的名字
你妈妈与你爸爸复婚,然后加上你爸爸的名字
你与你老公复婚以上结婚离婚皆为证书形式(即仅仅为了法律认可)

提问者:……

我的父亲母亲

  春节是个家庭的节日,有时间把爸爸妈妈在桂林拍的照片归整了一下,不禁被这些凝固的影像所感染。虽然其实生活里他们也常拌嘴,有时也会呕气,可是他们已经迈入第三十五个年头的婚姻为我最生动地展示了相扶相守结伴人生路的爱情范例,看着这些照片的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是个幸运又幸福的孩子。

母亲节2008

  早晨,妈妈进来对还躺在床上的我说:“别把电脑放在腰上,报纸上说不好。”我报以不以为然的眼神。这一天,是母亲节。

  昨天,妈妈还帮忙在印刷厂操劳,我不止一次地告诉她只要提出要求,验收最后的结果就好了,可是每一次她都会坚持去工厂监督整个过程。母亲行事就像木谷实的棋风,步调缓慢而坚实,勤勉是她的信条,这对我影响深远。

  在IPTV的点播列表看到了《泉水叮咚》,便把这部儿时的电影又重温了一遍,久违的80年代电影远不是我想象的那般粗糙,很多年后依然会湿润我的眼眶,那些勾起我无数童年回忆的面人和小玩具,和孩子们纯真的眼神,一起讲述着充满温情和真善美的故事。陶奶奶和妈妈一样,都是从小失去母亲的孩子,我无法想象这是什么样的命运安排,我要感激的是,我有一个把她失落的母爱加倍倾注于我的母亲,这是我最大的幸运。

  今天得把给小秀珍的信给寄了,也许这个远在广西的同样没有母亲的可怜的孩子早已望眼欲穿地盼着我的回信,我的懈怠不可饶恕。

不知所云的只言片语

  很久没有写什么文字了,生活并非平淡如水什么也没发生,只是仿佛忽然消失了把它们记录下来的动力和意愿,在长周末假期行将结束之际隐隐觉得似乎该留下些什么,哪怕是不知所云的只言片语也好。

  假期原本打算去苏州新博瞻仰贝老的收山之作,但没有成行,只是看了贝老的一本访谈录取而代之。书买了好一阵了,一直没抽出时间,多处明显的印刷错误和拙劣的翻译大大影响了阅读的愉悦感,实在对不起文汇出版社本就够黑的定价。想起大学时还曾蒙表嫂推荐为他们开发过一个小型的数据库系统,一晃已然十年过去了。

  火箭队今天终于走到了赛季的尽头,T-Mac再一次宿命般地止步于季后赛第一轮。不过这次却是无法指责这位带着肩伤和“脆膝”砍下40分10篮板5助攻的1号,以失去姚明、Francis、Alston的这个残阵打到这个份上,已经足够让人尊敬了,把希望留给下个赛季吧,经过了22连胜,阵容齐整的火箭一定还会有脱胎换骨的变化。

  网络上一个“于丹说哭了成龙”的标题很有噱头,点了一看,也着实难怪成龙大哥,“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样的话语认真体味的话,是着实让人心疼的。在Outlets妈妈买了新裙裤,少有的时髦,但愿她不要总舍不得穿了。

愧疚

  今天早上煤气灶的电池耗尽,老爸把110V的充电器直接插在了插座上给电池充电,等我发现时,充电器已经不幸光荣了,情急之下数落了老爸几句。下午去印刷厂的路上,思前想后,着实有些内疚。那个我从虬江路淘来的宝货,虽然物美价廉,可是需要使用110V电压转换器终究是个不大不小的毛病,老爸年纪大了,我又没特别说明,哪里搞得清这些,我一着急,他也便觉得不安起来,仿佛都是因为他的过失,其实根本不应算是他的过错。唉,不知为什么,有时候会计较一些特别细小的事情,时而对人,时而对己,我清楚这是一种苛责,当承受压力的时候后,总是难以避免情绪化地应对发生的问题,伤害的总是身边最亲近的人。

  刚从年节复工不久,就觉得有些疲累了,有时候想想欧阳应霁的慢生活也不无道理,若是生活永远可以再从容些,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更美好吧。罢了,怎么听都像是在找借口,该担当的终究无法逃避,老爸,今天真的很抱歉,对不起。

  这两天都有些低烧的样子,却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隐隐地觉得似乎该多休息了,休息,有时候也是件需要努力的事情啊!

夜生活

  实在是很少带着笔记本去见客户,于是干脆把它从公司带回了家,成了床头的玩具,在夜深人静的夜晚,甚至能听到散热风扇发出的轻微声响从老旧的IBM A22P外壳的缝隙中流淌出来,早已过时的SMC PCMCIA WiFi网卡忽闪忽闪地眨着眼睛,生平第一次躺在床上上网的感觉真是惬意啊。

  在卓越上买了一堆安妮宝贝的书,想起上一次竟然已经是七年前的事了,拿到手的时候发现有两本《莲花》,看看订单上的数字也的确是2,一定是我的老年痴呆又不幸发作了。正好表妹来家里玩,便送了一本给她,谁知她说:“你怎么买女孩子看的书呀?”我只好付之一笑。

  一堆安妮宝贝的书之外,还另有一本添头,是一位所谓的80后女孩的“后安妮宝贝作品”,包装得暧昧撩人,耐着性子看了十几页之后,终于忍不住判定为垃圾而仍在了一边。

  安妮宝贝的文字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和美感,我很有些羡慕她驾驭文字的天赋,表达的细腻,遣词的精致,让我想起小时候看莫非攥着铅笔画公仔画时的那种崇拜与迷恋,在后来上学念设计时,我一直渴望自己能够拥有这样的天赋,可是终究发现自己只有半吊子的天份。有这样的天份才称得上艺术家,所以我不是,我只是一个设计师,想到此节,便无名地自卑起来。

  《蔷薇岛屿》的第一篇,写的是父亲离世的感伤,却用的是小说的形式,第三者的口吻。可是触动灵魂的情感,清晰可辨地渗入心田,尤在这寂静的夜晚,让我数次合起书来发上一阵呆。在这样的时刻,都市的喧嚣和忙碌终于离我远去。

  “它穿越痛苦,带来慰籍。它温暖。平淡至极。”

年复一年

  关掉了喧闹的IPTV,新年第一天的子夜重新归于平静。

  很久很久没有留下什么文字了,半年来的生活和心情的沉重压垮了脆弱的表达冲动?没有答案。下午收费站的不快抛在脑后,积弊终究不可能在朝夕间改变。

  晚上和爸爸妈妈去了南京路,像很久很久以前一样。改造后的第一百货大变了模样,连同新建的百联、改了名字的东楼和华联,使这条在上海算得上古老的街道跟上了时代的脚步。世纪广场前熙熙攘攘的人群让我想起了千禧年的那个夜晚,与猪头和玲芬也是在这里,被潮水般的人流拥得不能自己,忽然间非常非常想念远在台北的玲芬,在我刚刚入行的时候,际会这样的上司,怎么说都是幸运的。她的宝宝应该已经牙牙学语,蹒跚着迈开脚步了吧……

  前一阵的操劳,妈妈的心脏有些不堪重负,常常稍一激动就会咳嗽不止,体检报告也说心脏扩张,年份的更替,许多数字都跟着增长,越来越频繁地开始有失去亲人的恐惧,时间竟然是那么冷酷无情的东西,就算万般珍惜,也依然不管不顾的径自流淌。

  意外收到了陈菲的祝福短信,初中、高中直至大学的十一年里都在同一所学校,可是记忆里和她说过的话着实屈指可数。和班长关思润一样,她们都是从小学习出类拔萃,让我习惯了仰视的女孩子,去年同学聚会时还孑然一身的她有没有找到了称心的伴侣?衷心地祝福她。

  深夜MSN上的名字已然寥寥无几,给Sine和陈韵发的“新年快乐”换回了完全一样的“happy new year”,连大小写都别无二致。是该洗洗睡的时候了。

  2008年,希望睁开眼,迎接我的是灿烂的光芒。

命运

  小侄女从新加坡回来,3岁半的羊羊已经一年多没见,1岁多的欢欢则是第一次看到。孩子的记忆也许记得快忘得也快,再次见到我的时候,羊羊已经几乎认不出我,不会再像一年多前那样“阿叔阿叔”的叫我了,不由得有一丝失落,好在几天以后,她便很快又熟悉了这处“故居”的环境,也不知是想起来了还是重新学会了我的称呼,还总是爽朗地笑着念个没完。可是欢欢似乎一直都没能适应这个新的家,总是沉默和安静地看着周围,不哭不闹,也没有笑容。

  物质上两个孩子无疑是丰足和幸福的,每天都有不同的漂亮裙子,吃进口奶粉长大,只是她们的生活也有颠沛流离的一面,频繁地辗转在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和父母之间。前天因为小鞋子开了胶,羊羊摔倒的时候折断了小臂的骨头,这件事像是个导火索,引发了舅舅和表哥表嫂之间似乎积累已久的矛盾,我没有亲历争吵的场面,只看到事后满脸阴沉,嘴角还泛着些许白沫的舅舅和闭门不出的表嫂。两个孩子已经沉沉睡去,羊羊的左手缠着石膏,小脸纯净和安详,她还不用为这世上许许多多的纷扰操心,哪怕受了伤,也一样可以拥有无忧无虑的梦田,这是让我怀念和羡慕的。

  不知该如何调解成年人之间的矛盾,可怜天下父母心是一点也不错的,渐渐年迈的舅舅为了孩子真的付出了很多很多,为了让舅妈去新加坡帮表哥照顾孩子,患有心脏病的舅舅独自生活了整整一年,扩招以后,像他这样的博导也有很多本科生的教学任务,不得不住在同济的寓所,我们想要照应也是鞭长莫及,以心脏病的危急,真是有个三长两短也没人知道,想到此节,其实是很凄凉的。最近又刚刚动了白内障的手术,为了赶在小孙女回来之前康复,刚做完左眼才两周,就又迫不及待地做了右眼,对于原本就有高度近视的他来说,多少又是冒着风险的,之后果然感到不适,又去医院再次进行了视网膜手术。没有老人不向往天伦之乐,可为了各自的事业,终于和孩子相隔万里,而现在争执的焦点竟然又是孩子的孩子……

  接到短信,在这座城市的另一角,另一对母女却有着另一番别样的命运,难以想象今天还有人因为没有被褥御寒而挨冻发烧。此刻的窗外已是灯火阑珊,有的人已经享用了丰盛的晚宴,有的人也许还在厨房忙碌,有的人匆匆地往家赶,有的人还在辛劳地加班忙碌。于是,便觉得自己很渺小,一己之力,究竟能改变些什么呢?

母亲节

  昨天是母亲节,其实原本并不知道或记得有这样的节日,有了传媒的告知,加上朋友的提醒,于是决定认认真真地过这个节日,妈妈爸爸也似乎在翘首企盼着。 

  既然是母亲节,妈妈一定是主角了,吃过午饭,问起妈妈想去哪儿玩,妈妈说:“你太忙了,我和爸爸出去吧。”听着这话,我不由一阵心酸,毫无疑问,我亏欠的东西太多了,无论如何,今天是母亲节,说什么也不能让妈妈失望啊。终于,妈妈说去襄阳路逛逛,然后差不多可以在老房子那里吃晚饭,想想也真是很是有意思的主意,那里正是妈妈为人母和我降生的地方呢。

  襄阳路是上海很有名的一个服饰市场,以有各种名牌仿冒品闻名,号称是女孩子的天堂,节假日总是熙熙攘攘,还有很多慕名而来的老外,我曾经无数次地路过,就是从来没有进去看过,今天也算是沾了陪妈妈的光一起去开开眼了,在这里买东西似乎需要很高的讨价还价水平,商贩们也很厉害,会很多种外语的数字念法,最有趣的就是看老外和他们杀价的情形了,仿佛活生生的袖珍WTO谈判会。我也买了一条Giorgio Armani的皮带,只要30块,做工也还过得去,哈哈,真是便宜。

  路过一家卖NBA球衣球帽的店,妈妈想起我曾就丢过一顶公牛队的帽子,就问我:“你要不要重新买一顶小牛队的帽子呀?”
  我说:“妈,不是小牛队,是公牛队,小牛是今早电视里播的和马刺队比赛的那支球队。”
  “哦,原来他们不是一个单位啊”
  “……”
  说完这句,妈妈也意识到用词失当,哈哈大笑起来:“这就是落伍啊……”

  淮海路上有一家POLO皮具专卖店,我和爸爸陪着妈妈横挑竖拣比划了半天,总算选中了一个印花的皮包,妈妈选包的第一条件就是看夹层多不多,呵呵,看来实在是被贼偷怕了。不过看到她买到了称心满意的礼物,我们大家也就都很高兴了。

  快到吃晚饭的时候,我们一路走到了雁荡路,这条有着美丽名字的马路现在成了步行街,而我曾经就读的托儿所和幼儿园正是坐落在这条短短的马路上。路的尽头是复兴公园,那里有我儿时最喜欢骑的电马,不过现在骑电马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家夜夜笙歌的钱柜KTV。妈妈提议到南昌路转角的洁而净餐厅吃饭,餐厅的名字真是很奇怪,怎么听都觉得像是日化产品的牌子,装修一新的餐厅环境倒是不错,爸爸妈妈告诉我了才知道,原来这家川菜馆在我出世前就有了,呵呵,怪不得有些老土的名字在今天稍稍显得不合时宜了呢。

  不过别说,经营了那么久的餐厅一定有其生存的秘诀,我不怎么吃辣,可是昨天的那份麻婆豆腐却让我第一次能分辨什么叫麻,什么叫辣。还有几道鱼香茄子煲、糟溜鱼片什么的菜做得也很地道可口。为了庆祝节日,平日几乎滴酒不沾的我也和爸爸干了一杯啤酒助兴。整个晚上,妈妈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于她,于我,都是欣慰吧。

  回到家的时候,电视机里播了一个故事,我在网上找了下,是英国作家戴顿的《舍己树》。

  从前有一棵树,她非常疼爱一个小男孩。

  男孩每天都会跑来,收集她的叶子,把叶子编成皇冠,扮演森林里的国王。男孩会爬上树干,吃吃果子,抓着树枝荡荡秋千。他们会一起做米藏,玩累了,男孩就睡在树荫下。

  男孩非常喜爱这棵树。树因此很快乐。

  日子一天天过去,男孩长大了,他离开了树,树常常感到孤单。

  有一天男孩来到树下,树说:“来啊,孩子,来,爬上我的树干,吃吃甜果,抓着我的树枝荡秋千,在我的树荫下玩耍吧!”

  “我不是小孩子了,我不要爬树和玩耍,”男孩说,“我要闯天下,我要钱,你可以给我一些钱么?”

  “真抱歉”,树说,“我没有钱。我只有树叶和树果。孩子,拿我的果子到城里去卖,这样,你就会有钱,你就会快乐了。”

  于是男孩爬到树上,摘下她的果实,把他们通通带走了。

  树很快乐。

  男孩好久没来,树很伤心。

  有一天,男孩回来了,树高兴的发抖,她说:“来啊,孩子,爬上我的树干,抓着我的树枝荡秋千,快快乐乐的玩吧。”

  “我太忙了,我没时间爬树”,男孩说,“我想要一间房子取暖,我还想要妻子和小孩。你能给我一间房子么?”

  “我没有房子,”树说,“森林就是我的房子。不过你可以砍下我的树枝去盖房子,这样你会快乐了。”

  于是男孩砍下了她的树枝,把树枝带走去盖了一间漂亮的房子。

  树因此很快乐。

  可是男孩好久都没有再来,所以当男孩又回来时,树非常快乐,快乐的几乎说不出话来。“来啊,孩子,”她轻轻的说,“过来,来玩啊。”

  “我又累又伤心,玩不动了,”男孩说,“我想要一条船,可以带我离开这里。你可以给我一艘船么?”

  “砍下我的树干去造船吧!这样你就可以远航,你就会快乐。”树说。

  于是男孩砍下她的树干,造了一条船,坐船走了。树依然很快乐。

  过了好久好久,男孩又回来了。

  “我很抱歉,孩子,”树说,“我已经没有东西可以给你了,我的果子也没有了!”

  “我的牙齿咬不动果子了。”男孩说。

  “我的树枝也没有了,你不能在上面荡秋千了。”

  “我太老了,没有办法在树枝上荡秋千。”男孩说。

  “我的树干没了,你不能爬树玩了。”

  “我四肢无力,我爬不动树了。”男孩说。

  “我真希望我能给你些什么,可是我什么也没有了,我只剩下一跟老树桩。我很抱歉。”

  “我现在要的不多,”男孩说,“只要一个安静的可以休息的地方,我很累很累。”

  “好啊!”树一边说,一边努力挺直身子,“正好啊,老树桩是最适合坐下来休息的。来啊,孩子,坐下来,坐下来休息啊。”

  男孩坐了下来。树非常快乐,真的非常快乐……

  
  祝福普天下的母亲在今后的日子里能一直拥有健康和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