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与艺术:创作与保存

Google日前展示了其人工智能科技的新进展,除了战胜李世石的人机对弈系统之外,还展示了人工智能创作的绘画和诗歌作品。 当人工智能进入艺术领域,也促使我们更多地思考艺术的本质究竟是什么?人在艺术创作中的地位,是否可被取代?然而我们从传统审美的角度,似乎很难回答这样的问题。在计算机领域,对人工智能的判定有一个著名的标准——图灵测试:如果测试中人类无法分辨一系列问题的回答是来自于机器还是人类,那么就可以认为提供回答的机器通过了图灵测试。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人工智能可以真正意义上地通过图灵测试。但由此我们也许可以引申开去,当我们无法分辨一幅作品是来自于人类还是机器的时候,是否就意味着机器具备了艺术和创作的能力呢?如果我们从审美美学的角度出发,似乎已经接近于承认这一观点了,而海德格尔关于真理美学的阐述,也许可以启迪和帮助我们做更深入地探讨。

Continue reading

课后感

上周日晚上去中芬中心听了董华给研究生们上的课程,不无精彩,在阔别设计课堂15年之后有别样的感受。将工程方法和理论引入设计课程是一种很好的尝试,我想也会是同济有别于国内其他艺术类设计专业的很好的差异化基因。

通过结构化的方式,训练同学们以工程/科学研究的方式进行设计研究,对习惯以感性思维和经验主义方式工作的同学大有裨益。不过更进一步,不妨可以思考为什么系统化结构化的方法很少在当下中国的设计行业及教育中得以真正实施?另一方面,同样作为一门应用型学科,我觉得其实不妨借鉴商学院的案例教学方式,在让每个同学通过课程设计自己实践的同时,通过一个经过选择的教学案例,探讨一个更成熟的机构里团队协作状态下的整个流程和设计师的思维方式以及最终结果的产出得失,否则教授不太可能对每个不同的具体个案作针对性的指导,同学间也难以就缺乏共性的案例互相交流。

Continue reading

工业设计教育的定位

前一阵子看一则新闻,在列出的几百个不同大学专业的热门程度,工业设计的排名竟然排在30多位,对比20年前刚进大学时这个不为人知的边缘学科,不免着实感概了一番。

记得我刚入学时,这个专业的名称还是工业造型设计,可见最初它的专业范围更多的仍集中在美学层面,作为工业化制造商品流程中的人文平衡因素。而当造型两个字去掉之后,工业和设计两个本身涵盖面极广的词组合在一起产生了一个巨大的交集,大到甚至令人有些无所适从。工业设计究竟设计什么呢?但凡工业制造的东西都可以或能够设计吗?现在回想起来,至少当时的我对这样的问题是有些迷惑和茫然的。但这个空泛的词有个很大的好处,就是给了我们很大的空间,在之后漫长的岁月里可以不断修正和定义这个巨大的交集。Continue reading

Flash的先驱们

  1999,没错,十年前。在我的14英寸的TechMedia显示器上,一个黑白风格的Flash网站给了我深深的震撼,也让我记住了mono*craft这个很快变得赫赫有名的名字。这个今天看来依然充满先锋意味的作品基于Flash 3和Action Script 1.0,作者是中村勇吾,从那时起直到2006年,他的个人网站yugop.com上先后发布了大量充满创意和想象力的实验性互动作品,在我今天循着记忆回到这个曾经一再带给我惊喜的站点仍不得不对他充满敬意。

  同期的互动先驱还包括Joshua Davis的Once upon a forest和PrayStationPrayStation先后推出过四个版本(V1V2V3V4),Davis还写过一本名为《Flash to the Core》的书并为此提供了相应的源码下载。Eric Jordan以及他创办的2Advanced Studio是另一位Flash设计的佼佼者,不过更侧重于商业设计,在他们的网站上可以看到很多实际的案例。

  不久前Adobe发布了Flash的第10个版本,而微软的Silver Light也开始展露出越来越明显的竞争态势,在互动设计领域还有哪些可能性有待发掘呢?拭目以待吧!

XCar上关于中华车设计的回帖

原帖发表于爱卡汽车网 
 

  评价一件设计作品的好坏,哪怕只是美学意义的好坏,也不是像某些TX所说完全用感觉的。

  一个东西在视觉上是美的,必定需要满足一些美学形式法则上的条件,这些法则是千百年来积淀和提炼出来的理论,个人的审美取向会受到许多因素的影响,往往经不起时间历练而经常改变,于是就有了所谓时尚和潮流。人类文明的进步和发展都有赖于世代汲取前辈的成就而更上一层楼,回顾历史,总是只有少数能成为经典而流传,大多数人类创造性的尝试都会被时代淹没。

  扯远了,回到中华,尊驰,骏捷,FRV乃至最新的酷宝等的设计上来说。 我的车是老款的中华2.4S,它的内饰基本上是上个世纪的设计,我就不提了,但是 GIUGIARO 的 ITALDESIGN 为华晨所做的外形设计符合其40年来的一贯水准。我承认这不是一款适合年轻人的车,它本来的定位也不在于此,所以得不到很多骏捷拥趸的青睐也很正常,但至少中华的整体外观设计是整体、均衡、协调的,有些东西可能由于研发时代所限,今天看起来有些保守和不够时尚,但是并没有设计美学上的瑕疵,但骏捷的设计就有很多得失之处可以讨论了。本贴的LZ说“一群几乎是学生水平的设计师非常自以为是地把一个大师级的作品给毁了”,话也许有些重,但的确是不无道理的。Continue reading

博客搬家

  年前花了些时间把原先构建在Bo-Blog系统上的博客迁移到了WordPress——这一几乎是全球最大的博客平台,这么多年的经历告诉我的是:规模就是王道。

  上世纪末的时候,Sonique曾是令我叹为观止的音乐播放器,无论它的界面、交互设计、可视化效果还是完善的皮肤及插件系统都是一时的翘楚,即使是在十年后的今天也不显得落伍。可惜的是,在被Lycos收购后,Sonique反而放慢了开发的脚步,不但迟迟未能解决双字节语言的兼容性问题,新架构的版本一直未能如期发布,直至大鳄们觉醒,RealOne,Media Player,iTunes先后走向开放兼容,并凭借与硬件和内容的整合而完成了超越,祖师级的WinAMP都无奈地渐渐被边缘化,Sonique和Lycos一起随着新世纪初互联网泡沫的破灭而消散了。 Bo-Blog也已经几乎有一年没有更新版本,为了避免将来连完善的数据迁移工具都找不到——当初从LeoBBS转向Discuz!时已经吃过苦头——如今的我已经不再是那个会在自己电脑中装上7个不同操作系统的另类人士,我在Windows Vista上用IE上网,只是在实在无法忍受其近乎崩溃的性能时才会让Safari替补出场,然而国内而几乎所有的网上银行都只支持IE,就如同听起来很荒谬的现实:要成为正式的企业纳税人,你不得不先拥有一份正版的WindowsXP拷贝,一点儿不错,这就是现实,所以MS IE仍是当仁不让的主力。

  似乎有些扯远了,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