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周的十年

中午参加了周勇的保险从业十周年答谢宴,恍惚间不知不觉十年了。

想当初他的身份还是李洁的男友,一个不遭未来丈母娘待见的男友。初在同学聚会上见到他的时候便觉得是个刚毅但又木讷的大哥形象,李洁是个很文艺的女生,都说周勇大学里搞过乐队,留过长发,我想这样一位倒的确是李洁的菜,及至见了面,却不得不发出满腔人不可貌相的感慨,这位浑不带半丝颓废摇滚的气质,拘谨害羞简直跟当时的我有得一比。

Continue reading

杀死创作

2012年3月31日,国家版权局在官方网站登出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修改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其中某些条款引发了巨大的争议,这是多年以来对我国立法程序和质量诟病的又一次反映和体现。

《草案》开宗明义的总则第一条就写明:

为保护文学、艺术和科学作品作者的著作权,以及传播者的相关权,鼓励有益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物质文明建设的作品的创作和传播,促进社会主义文化、科学和经济的发展与繁荣,根据宪法制定本法。

这条看上去纯属套话的条款其实已经清晰地将问题的根源呈现在所有人的眼前——《著作权法》除了保护作者,还要保护传播者,除了鼓励创作,还要鼓励传播。可是当互联网和媒介日益发达的今天,创作者和传播者的阵营开始越来越呈现竞合的状态,甚至在很多场合是泾渭分明,冲突矛盾大过互济共赢。那么我们的法律是如何来协调这样问题的呢?Continue reading

噼里啪啦

清晨被鞭炮声惊醒,徒劳而无可奈何地抱怨。

似乎是每个年节都会小有争议的话题,如今过年还该不该放鞭炮呢?永远都莫衷一是,注定如此。在引入了PM2.5之后的空气污染指数清晰地表明了这一传统欢庆习俗对人口密集的都市的严重影响,尽管事实上甚至还远不止于此,火灾和伤人事件也每每见诸报端,相比之下我的清梦实在微不足道,这当然不足以剥夺无数人对传统的眷念和拥戴,很多年以前,放鞭炮不也是我自己过年时翘首以盼的事情吗,没了爆竹声的陪伴,哪还有什么年味儿?Continue reading

TIP2011 OBS 分享感言

刚才Vivan(教官)问我,总结这些章程对今后一年的TIP学习重不重要,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很重要啊。可是当我站在这里看你们写的五条“we must”,我却发现去年我们在这里写的五条其实我一条也想不起来了。这是不是意味着它们根本不重要呢?当然不是。这也是我今年回到乌敏岛和大家一同体验这三天历程的原因之一。我想首先如同刚才智忠所说,保持激情难能可贵。这三天大家在OBS所经历的挑战可以凭自己的勇气,队友的鼓励,以及竞争中的求胜欲来克服和战胜它,然而在接下来NTC的一年学习生活中,大家所面对的将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我们不妨问一下自己:在接下来的一年中,是否能像这三天一样继续满怀激情?是否能象这三天一样给予同伴一样的信任和被信任?其次,现在这五条章程是大家总结和妥协出来的,但是作为一个创业者,需要时刻保持自己的独立思考,借用一句苹果的广告语——Think Difference 不同凡想,要有属于自己的准则和思维,创业就是要发现没人没有发现的商业机会,不要做一个人云亦云者。今年我再一次回到这里,观察你们面对和我们去年所经历的同样的挑战,我有了许多和去年不同的想法和收获,希望大家在回到NTC之后,每当学习一门新的课程,不妨回顾一下过往的经历,包括这三天在OBS的训练在内,如果运用所学的新知识新思维,这些过往的经历会有什么不同?总之,这三天OBS的训练不论是对接下来一年在NTC,还是对大家人生而言都只是一个起点,未来的路还很长,希望大家一路走好,祝大家好运!

消费的原罪

PMD:
我突然想到一个关于消费产品的问题: 随着人类更加富足,我们可以更快地更新消费品(排除过度消耗资源的不道德因素)。但是一个极大的限制是:我们不知道怎么处置旧的那款,于是就无法买新的。

所以,以后卖产品的是否应该把回收旧的产品integrate到新品的销售过程中?比如,我去年才买了打印机,现在又想购买和iPad的Air Print功能对接的新款,或者是李小龙纪念版打印机。但是因为不知道如何处理我的旧打印机(比如我觉得寻找二手买家非常麻烦),这就限制了我购买新的那款。如果我知道我用了一年的旧打印机可以按6折 trade in,那么我就有动力购买新的了。现在回收旧产品的方法主要是二手买卖和黑市,为什么公司不把这个渠道囊括进来呢?

好像少数商家,比如苹果有这种trade in的服务。现在没有很多人这样做的原因,是否是因为回收再利用的技术不发达,还是我们的自然资源太便宜了?

Frank:
我想这里有一个环境成本的问题,当一件产品被设计生产出来的时候,它的生命周期终结时回收处理的成本就已经大致确定了,但是在现行制度下制造商根本无需负担这部分成本,因而当产品真的需要回收处理时,就面临着找不到人愿意负担处理成本的尴尬境地,谁愿意做一件只有付出没有收益的事情呢?另一方面,工业化大生产的特性决定了当一件产品以流水线的形式(在今天可能要适用比流水线生产更高级的供应链管理概念)生产时它的制造成本远远低于近乎原始的人工维修、改装及更新,从而使得人们更倾向于丢弃有些许问题、不满,或者显得有些陈旧、过时的产品而购买新的,这也同样由于今天我们是以极低的价格(仅仅略高于开采成本)来计算许多需要千百万年才能在这个星球上生成的资源,这些被严重低估的资源和材料在产品的成本构成中所占的比例微不足道,所以没有谁会珍惜功能、设计、技术上已经过时的产品。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其实是对我们子孙后代的一种掠夺,而可悲的是他们还未出生而根本无力反抗。今天当中国以世界工厂的身份向全球输出工业制成品,同时也等于在大量贱卖同属这片土地上千百年后的子孙万代的资源,而美国所付出的不过是多印几张绿色的纸片,所以尽快完成经济结构转型并倡导节约不可再生资源是今天我们每个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另外一个解决问题的途径是从制度面着手,试想如果所有产品用到的材料都非常昂贵地回归它本应有的价值,那么制造商就会尽力设计出功能易于升级改造和翻新的产品,就像足金首饰过时了人们也不会扔掉,大不了熔了重新打一款新的,如此每个产品才更像一个可以有机生长进化的个体而更长久地与我们共存在这个世界。那时候翻新、改造、回收的成本和产品的价值相比都已经显得微不足道了。

博弈游戏

  昨天是正式开学的第一天,上午是一些例行的仪式和事务,同学们作了简单的自我介绍,互相间算是有了初步的了解。下午的节目是两个挺有意思的小游戏,一个是关于博弈的游戏,所有同学分为12组,每组有6位同学,每两组成对在双赢/零和/双败中作博弈选择,所有小组中得分最高者为胜。其实这是一个关于信任的游戏,只有博弈双方能充分信任,方能维系双赢的局面,一旦有一方对零和状态的下较高的背信竞争获益动了心,导致信任破裂,便难以避免两败俱伤。我们和对手的游戏一开始进行得很顺利,从开局第一轮起,双方的善意就一直被维系着,中间有些波澜也很快在各自的小组内平息了,可是按照游戏的设计在最后一轮的分数将被乘以5倍,而累积的信任将在此轮之后因游戏的结束而灭失,因此我们都自然而然地倾向于认为大家都会在最后一轮准中放弃信任,而既然最后一轮的两败不可避免,那么前一轮背信而获益似乎是个很聪明的选择。在现实生活里,按照我的价值观,多半不会做这样的选择,可是游戏玩得投入了,便把结果看得重了。小组里唯一的长者意见和我们相左,他觉得应该一路互信到底,即便最后有被辜负的巨大风险,但在投票时,我们以5:1的压倒优势选择了提前背信,结果这一轮依然选择相信我们的对手输了,隔着玻璃可以远远地看见对面印度大叔失望、愤怒和沮丧的表情。Continue reading

坚持

  昌化路上不久前新开了一家理发店,贴出了开张优惠的海报,父亲发现了以后先去尝了个鲜,回来告诉了我和母亲,说新来的理发师手艺不错,于是母亲接着去了,回来也是一番溢美之词,于是鼓动我也去剪了个头。无论在哪家发廊我都是最没有价值的客户,永远都是最低消费,最多不过洗剪吹,也没有固定的理发师,随遇而安,他们通常迫于业绩压力都会向我推销各种各样额外服务或是鼓动我办理充值卡,我总是厚着脸皮又有些惴惴不安地一一谢绝。而在那家新店的体验有些不同,理发师从头到尾只问了我喜欢什么样的发型,住在哪里。理完发回家,母亲对这次理发师的手艺很是满意,我自己只能看见自己在镜子里的脑袋,对于自己发型的评判只好人云亦云。不料一个月后我准备再次光顾时却发现这家才新开张没多久的店已是人去楼空,想来这段路上一直人流稀少,即使巷子一点也不深也招徕不到什么客人,不过创业虽然艰难,好不容易有了如我这般的回头客,东家却连第二个消费周期也没有坚持到,未免让人叹息,许多事情实在是稍许再坚持一下,就会迎来转机,可是往往因为放弃了而功败垂成。

  移居他乡三个月后,张奕翔在一次风寒之后开始流露思乡之情,猪头自称为三月之痒,在那个到处鸟都拉屎举目无亲的地方确是人之常情,希望他和李梅好好保重,若遇着什么困难,勉力坚持一下吧,自助者天助,通常总是会柳暗花明的,祝福你们!

藩篱

  下班照例骑单车回家,短短的远景路上闸北和普陀的交界线泾渭分明,一面灯火通明,一面幽暗肃杀,在阴影里一位操着异乡口音的男子对着一位抱膝坐在地上的女子施以拳脚,而另一个女人则在边上对挨打的女子恶言数落着什么,挨打的女子只是默不做声。我停下了车,但又觉得自己既不知就里也似乎并不具备直接遏制这般暴力的能力,前面几十米外就有一个治安岗亭,我于是重新蹬上车来到岗亭处报案,岗亭里有三个中年男人,着装各异,听了我简短的陈述,回应道:“那是他们(闸北)那边的事,那边的”。我无言以对,他们不过是领着千把元微薄薪水的联防或治安协保人员,几十米外对他们而言或许已是另一个世界了……Continue reading

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

  自新文化运动后白话文兴起,古汉语式微,虽然时常觉得这样的文化断层于民族而言颇为可惜,但也不过仅此而已。近日在网上看到因《孔子》而起的一些争论,一位网友回帖中的一个例子却让我大为触动。孔子与儒家思想昔日的功过和今日的价值议题太大,自有历史人文宗教哲学家们去分析辩论总结研究。只举《礼记·曲礼上》中一句:“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想来无数人和我一样打小理解为:礼仪不用于一般普通老百姓,刑法不用于士大夫一类贵族,然则今闻依先秦语法,句子里的“上”、“下”两字都是使用法,直译为“礼仪不使老百姓置之下,刑法不使士大夫置之上”,意译起来应为 “刑法不优待贵族士大夫,礼仪不排斥普通老百姓”。如此方合于《礼记》和儒家先贤的本意,而我过往几十年自以为是的理解,竟是全然反了。而如此的曲解和谬误,在我的脑子里不知尚有多少,这般一想,便不由自主打脊梁骨里冒起一股凉气儿来。

人命杯具

楼下发生了一桩命案,一名男子被刺杀于自己的车内。警方很快破了案,案情说来也并不复杂,只因该男子与他人的妻子有染,被对方发现,大概实在气不过,就“拿伊做脱”了。

这位被带了绿帽子的老兄自然难逃法律的制裁,然而本朝法律并无“通奸罪”,所以此君以及众多在婚姻关系中真诚付出而被伤害的一方纵使觉得受了天大的侮辱和委屈,也只能尽力承受法律对婚姻保护不力的现实,而拈花惹草和水性杨花者最多只会受到所谓道德的谴责,而在社会道德水准处于历史低潮期的今日,对此不以为然者亦大有人在。而本案的当事人——似乎身兼凶手和被害人两个角色——无处伸张自己的权利,便铤而走险出此下策,拼了个鱼死网破,真是如假包换的“杯具”了。